擅离职守

那三个人迅速地穿过隧道,对身后的东西毫不在意。他们知道他们在靠近通往遗迹的通道,领导三人组的人担心他们来得太晚了,尽管他确信自己的计算是准确的。

他们认知能力的不足对神来说是完全可以接受的,这对他有利。那三个人聚精会神地寻找大门,这使他可以匆匆地跟在他们后面,而不必担心被人发现。这一次,他准备好了,无论陌生人走到哪里,他都会跟着他们。

这些隧道曾被称为使者的遗迹,根据传说,这很久以前是一个部落的聚集地,他们被认为配得上海尔墨斯神的恩典。据说为了感谢他们的奉献,他把他的祝福赐给了这个部落,这个部落后来滥用了这种神圣的力量,很快就导致了他们的灭亡。正因为如此,遗址上的地图很模糊,它很少被当地人使用。但这正是他领导三人组的理想之处,他不想让自己从基金会脱身的秘密努力被人发现,至少目前还没有。

这一切当然骗不了神,因为他已经在远处观察他们很久了,如果他们来到这里,这只能意味着他们寻找的遗迹将是扩大他们力量基础的关键,这一尝试必须被停止,他知道这些人还没有准备好去处理这件圣物和它所代表的力量。

从前,有一段时间,众神与地上的神明随意往来。但那些时代早已过去,仅存在少数人的心中,在许多传奇人物的心中。现在人类特别脆弱。他们很早就以一种引导他们崇拜工业的方式进步了,机器变成了他们的神,人类也从奥林匹斯的关心和古老的知识中脱离出来。领导三人组的人似乎理解这种弱点,并想利用它来为自己谋利。
当他们进入一个圆形的房间时,神停了下来,轻轻地靠着隧道的土墙。房间里灯光昏暗,并没有通往遗迹的通道。也许那些人来晚了,又一次错过了机会。向奥林匹斯山报告那些给诸神带来诸多麻烦的人失败了,这是件多么令人满意的事啊。

突然,房间里响起了和谐的钟声,这声音没有特定的来源,似乎来自四面八方,这些隧道被认为是原始生物居住的地方,他们甜美流畅的音乐是他们的标志。音乐暂时迷惑了神,但没过多久他就明白了这一切意味着什么。

光线从房间中央一个石雕神龛里的一个明亮三角形开口倾泻而出,充满了整个房间。当强烈的光线射进大门时,海尔墨斯和那三个人都遮住了眼睛。他们已经准备好迎接环境的变化了,但是强烈的光线和变化的空气仍然使他们感到震惊,不过给他们调整的时间很少,那扇门是暂时的,是转瞬即逝的。虽然神被禁止再与尘世有任何联系,但神知道他必须介入。在明亮的光线下,神眯起眼睛看着三人中的首领爬进大门,他的副官紧随其后。他刚走出那三个人的视线就冲过那间屋子,他一眼就认出来了。钟声在他耳边回响,丰富的声音像淹没在水中的船一样充满了他。他不想离开,但他知道他必须离开。他别无选择:这是法律。

神把惩罚的念头放在一边,把一条腿从墙上的三角形开口伸了进去。当他发现前面有动静和一团嘈杂的声音时,他赶紧把腿往后一拉,紧紧地贴在墙上。他们怀疑自己被跟踪了吗?如果是这样,那他就完了,没有时间逃跑,海尔墨斯神就会被发现,被众神所抛弃,并永远失去对圣物的控制。

三人组的首领从门里走了出来,进入了房间,他手里拿着海尔墨斯非常熟悉的圣物。

当那个人举起权杖时,地面剧烈震动了一下,片刻之后,震耳欲聋的金属刺耳的尖啸声响彻了整个隧道网络。那人大声喊他的副官,但没有人回答。海尔墨斯被吓到了,甚至害怕了。不应该这样结束的。
很快,浩斯转身爬了起来,腋下夹着海尔墨斯的权杖,逃进了隧道,海尔墨斯只能看着这个人从废墟中走出来。他叹了口气,随着房间在他周围坍塌,他的身影忽隐忽现地消失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