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访问

命运,总是会捉弄世人,改变他们的信仰,腐蚀他们的忠心。而混沌分裂者亦然,它能否一直作为全球繁荣统一道路的先驱者,这点,无人能够确定。有时,被人诟病已久的混沌,它那用以称量道德的天平,也会偏向另一端——邪恶的一端。当向往繁荣统一之尺度伸向世界的浮垢之处时,混沌分裂者的其他成员会随之而动,而那些高级官员们,终将同行。

首先,是Strate。一直以来,他都是最敏感的人,最先接受的人,最先同意的那个人。这个毫无骨气的柴火棍,无时无刻不在向他身边的人传递着这个词。

紧接着,轮到了Kenneth。Hockenberry又听说了Strate与套在他脖子上的“项圈”发生了摩擦。随后,当那些持不同政见的恶魔们来到Beta级别的指挥官面前时,他们拿出了些许利益,我们的Beta级指挥官随即宣誓永不再效忠混沌。

于我而言,更值得关注的是,Lewis Brine。他背叛了我们为之奋斗的事业,当他枪杀了Braise博士和他的助手时,我眼中的泪几欲决堤。我永远地失去了一个挚友,但这并不是最后的一次,他们一个接一个地离开了。Steffie在和背叛者的一次冲突后,她拿走了实验室里拿走了所有的东西。Creed在我们不注意之时,他杀死了他主管的四号基地里、还处于睡梦中的将近五分之四的特遣部队。死者,尸体腐烂的气味;伤者,伤口感染的味道久久弥漫在四号基地的上空,不肯散去。而Halsey直到现在才被发现,他和四号基地的那些书呆子们一起在他的别墅里玩《超级粉碎兄弟四》(Wii U版)时,他们简直就是鱼缸里的鱼,被无情地杀死。而袭击者,却快速地清理了逃离痕迹,任Halsey同他的山露一起腐烂。

Caduceus则是最后一个。直到他被同事们杀死的前一刻,这位友好的医生仍然是那么的平静。他固守在自己的办公室里,Hockenberry只是敲了敲他的门,便拿出了全部的陷阱。即使他不是对手,但Caduceus仍被秘密地诱杀在那舒适的十一号站点里。 尽管如此,Cad仍是最惨也是最讽刺的,被浆果薄荷糖呛得窒息;后来我在事件报告里看到:Hock把他所有的薄荷糖都倒进了他的喉咙里。他被Kenneth能找到的所有手术刀刺得遍体鳞伤,又被胶皮手套不停抽打,就连尸体也被Nerfs射了好几枪。


我留了下来,只有我留了下来。孤独地活着,却满心诅咒与复仇,满心寻天堂之旅。我要继承我死去同伴的遗至,点燃他们的理想。他们如此不公正地对待我,现在,轮到我去摧毁那些腐朽的存在了。

我无时不在寻找反击的机会,最伟大的舰队在我身后,命运之主在我身侧,我的双目始终不曾离开我的敌人。968门超级轨道炮时刻锁定着他们。航空军团跟踪他们的飞机,并寻索他们的组织。五千个斯巴达兵团在我的无畏号主炮观察塔下,高声喊着他们的战斗口号。

当然,这些只隐藏于机密之中,因为,我将亲自领导这场反击。

穿着皇家标准战斗服,我从敞开的窗户翻了出来,跳到对我有利的位置。我的神枪手v.2步枪冰冷地紧贴在在我的右臂上,我透过激光瞄准器窥伺着,并向我的敌人们派出了死亡的使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轻轻的敲门声,换来了防爆门的缓缓开启。那一刻,我的世界别无他物。那些持不同政见的恶魔们看着我,所有人!全都如此!我的眼睛因兴奋而凸出,我微笑着,那真是一个不愉快的却又亲切的微笑。滚烫的鲜血在我体内奔流,此刻的我感觉身如上帝,掌有世间最为强大的力量。而上帝总是有他钟爱的武器去审判尘世的罪与火。

而我,我的左手是死神的镰刀,右手则是一轨道炮。


主体对象: Edison Dehnai

患病者 #: 10-3718-Charlie

实验后记-61: 根据我最新的实验观察,患者病情并无好转。他仍患有人格分裂症,并认为自己是一名Alpha级研究员——Edward Grimshire Deny。尽管患者的确担任过临时Gamma级军官,但只是因其短暂代替██████ ██ ████作为项目处理人员的候选人选。

Edison Denhai仍拒绝上交他的私人物品——一把从异常农业部偷走的镰刀。他相信这把镰刀使他成为了“怨恨和苦难的化身”,他“必须消灭那些不公正对待他和他朋友的人,并用承载恐惧的舰队来对付他们”。该结果与此前实验结果并无差别。并且,他还经常提到一种叫做超级无畏轨道炮的大型武器。他的精神状态极不稳定,冲动易怒,据我们推测,该镰刀可能为其根源所在。我们曾上述以武力夺走该镰刀[已授权],并进行相关实验,以检查它是否具有异常性质。我将自愿参与研究使用程序规划及随后对受影响的受试对象进行访谈。

而同样令人不安的是,病人对一些知名工作人员表现出了超出常理的熟悉如:Victor Strate,Vincent Heaton, Steffie Kojcewska和Kenneth Hockenberry等,当然,其中也包括我。在我第一次与他接触后,我得知,他尚未和除我以外的人员有过多接触。

患者的思维状态应进一步观察,以寻找可能诱使他与部门合作的方法。如果我们能说服他冷静下来,这将是开始我们的康复计划和让他重返正常世界的一个极好的进步。否则我们将以一种更具效益的方法中止与他相关的康复协议。

签字,

Martin Caduceus,
β级病毒医疗专家-☤-中央基地六级精神病学家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