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删除“无关紧要”情感的提案
评分: +12+x

“呼……你能想到占用我的午休时间就一定有些不错的点子,不是吗?”Dr.Bai双手捧腹靠在向后放倒的办公椅上,微眯着眼睛注视着桌边的人。

“好吧,”那人挠挠后颈,将一份提案摆在了桌上。“我们尝试了很多培养超级战士的方式:技术,体格,甚至智力……我得承认在这些方面的确取得了进展。我认为只要突破一个限制——情感,之前所有关于极限的理论都可以被推翻。”

Dr.Bai拿起了提案简单的翻阅了片刻。“你想通过清除‘无关紧要’的情感来强化人类?有趣的提议,Shaw博士。”他扬扬眉毛,没有表示出任何肯定的意思。

“正是如此。我希望你能好好听听我得想法,”Dr.Shaw停顿片刻,从身边拉来了另一把办公椅匆匆坐下,身体前倾靠近对方。“人类的情感是极其复杂的,它们体现在具体的社会活动中可以分为三类:亲情,友情和爱情。除这三者外的一切人际关系都可以被定义为虚伪。”

他微微起身从Dr.Bai手中抽出提案,指着上面的文字展示给对方。“这三种发自内心的情感是几乎不可能回避的,这也是限制人类的三个宿敌。请允许我将它们分开叙述。”

“首先,亲情。这种感情从人类出生起便产生了,是根深蒂固的。无论家庭大小,家族成员间关系的好坏,人们总会因为亲情而限制自身的行动。他们为了自己的家庭放弃冒险,为了所谓的‘血缘’而放弃更高的追求。亲情让人们故步自封,倘若能突破这层障碍我们将获得绝对的行动者:哪怕是让他们杀死自己的亲人他们都不会犹豫。”

Dr.Shaw从座位上离开,手指微微颤抖着冲泡咖啡。他没有停止叙述,以一种极度兴奋的姿态。“接下来是友情,最薄弱的感情。纯真的友情似乎在童年就消失了,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社交区面的更改,夹杂著利益关系的友情便产生了。如果我们能攻克友情的限制,我们将获得绝对果断的人才:为了达到目的而放弃道义的人。”

“那么最后就是爱情,由繁衍的本能和害怕孤独终老的想法产生出来的可悲感情。我不得不谈谈我有多为这种感情感到可悲。两个来自不同世界的人,拥有不同价值观的两个人竟然选择走在一起,可笑!人们在痛苦中延续着爱情,这也成为了浪费时间,金钱,耐心的混帐玩意。攻克爱情后我们将培养出绝对冷血的人:至少他们不会浪费时间!”Dr.Shaw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如释重负一般长出一口气。“我们现在有办法删除这三样碍事的东西。我说服你了吗?先生?”

Dr.Bai抚摸着下颚,盯着对方的脸沉默许久。像是无可奈何似的,他开口了:“好吧?你说的办法是什么?”

“记得那台有认知危害的相机吗?你了解那玩意,只需要将我的情商归零就能实现我的构想。好兄弟,你能搞到那玩意的,不是吗?”

“的确,但……这种提案应该等待进一步审批。我们甚至连受试者都没有。”“有,我。”Dr.Shaw死死地盯着对方的眼睛,声明自己不是在开玩笑。“我等不及了,这种类型的提案花费的时间太长,我也不指望他们能大发慈悲的通过。帮帮我,我会承担这一切的后果。”

见对方没有答话,Dr.Shaw起身端起咖啡杯,将温度尚高的咖啡一饮而尽。“今天下午四点,我们在三号办公室碰面,我希望你能带来我想要的东西。”Dr.Bai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Dr.Shaw转身离开了。


Dr.Shaw准时到达了三号办公室,而Dr.Bai到得更早。“东西带来了吗?”Dr.Shaw显得很着急。

“带来了,但我还是不理解你为何如此着急。等待提案进一步审批我们就能有权利操作试验,你何必在自己身上……”Dr.Bai从座位上起身,将手中的咖啡放在桌上。

“如果你真的了解我,你会发现我是最佳人选。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想放弃所有的情感,那个人必定是我了。好了,请开始吧。”Dr.Shaw靠在墙上,正正衣领示意对方开始。

Dr.Bai迟疑着,知道多说无益便抬起相机拍下了第一张照片。那张照片只有胶底大小,其背面留下了Dr.Shaw的生平概述。

姓名:萧██
年龄:30岁
性别:
受教育程度:██大学本科
智商:145
情商:113
世界观:阴谋论者,民族主义者,革新派

Dr.Bai拿起刮纸刀,将情商后的数字刮去,写下了“0”。“Dr.Shaw,我们没必要在你身上做实验。”

“没关系的,就当是我要求的。如果成功了,我们将踏入新的领域,哪怕失败了,也只会让一个厌世者变得更加厌世。”

Dr.Bai将照片贴回胶底,侧过脸去再次审视对方,收回视线按下了快门。伴随着喀嚓声,Dr.Bai将相机缓缓放下,沉默着观察面前的人。像是无事发生一般,Dr.Shaw眨眨眼睛离开墙面,抬起双手活动手指。

“怎么样?奏效了吗?有什么感觉?”Dr.Shaw没有回答,他抬起双手,摸索着走到桌子前,将那杯咖啡一饮而尽。Dr.Bai的喉结动了动,紧盯着对方的动作。“Shaw博士,回答我的问题。”

Dr.Shaw放下了咖啡杯,睁大眼睛看着Dr.Bai,用那双毫无生气的眼睛。他沿着桌子缓缓移步到Dr.Bai的面前,将手伸向了对方手中的摄像机。“你要做什么?”Dr.Bai后退了一步,将摄像机藏入怀中。“你疯了吗?”

Dr.Shaw停下了,在片刻的迟疑后忽然从腰间抽出手枪举起枪托砸向对方的头。Dr.Bai举起双臂护在额前吼道:“守卫!守卫!他疯了!他疯了!”随后他的腹部被人重重踢了一脚,头部传来被钝器敲击的闷响,相机脱手摔倒在地。


Dr.Bai举起了自己的左手,保持着一个握着东西的手势,睁开了双眼。

“现在几点了?”他用含糊不清的声音问道,随后放下了左手。

“晚上9点,博士。”

“Shaw博士呢?”

“死了,博士。”

“死了?”Dr.Bai睁大了眼睛,侧脸看向床边的人,视线很模糊。

“死了。被守卫乱枪打死,虽然在此之前他已经制造了7,8个像他一样的‘人’。博士,你将面临着多项指控,其中包括擅自调用尚处于测试阶段的异常项目,我希望你已经想好了为自己开脱的方法。你或许会好奇为何会看不清东西并伴随些恍惚感,这是因为我们发现你时你的瞳孔有些扩散了。”

Dr.Bai收回了视线,盯着正上方模糊的白色灯管。“试验失败了吗?”

“不,试验很成功。你们真正打造出了拥有无限潜力的人类。在清除情感后人类的确不会再受到约束,但这也意味着行为准则和道德底线的崩坏。你不能妄想一个放弃了一切情感的‘人’为组织效力。博士,你们打造出了绝对强大的个体,‘个体’。真正自私自利的‘个体’,你可以回忆为何他要对你大打出手,恐怕是你妨碍到了他的利益吧。”

Dr.Bai没有回答,只是微微起身,将邻床床头柜上的咖啡拿起,一饮而尽。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