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需组装

“生日快乐!”

每个人都在微笑着。杰克吹灭蜡烛时,他们干净、年轻、快乐的脸在闪光灯下眯起了眼睛。这位非凡的男孩不是每天都能过五岁生日的,不,这或多或少是今天才会发生的事。真可爱。杰克有一对非常好的年轻父母,丹和简,他们给他买了一份礼物。

当然,他们不只给他买了这一个,这里有一辆遥控汽车,那里有一些大男孩拳击短裤,家里的每个角落里都有各种各样的东西。他们非常爱他。

但有一件玩具特别值得一提,那就是杰克一直嚷着想要的玩具。

他在一堆堆包装纸和硬纸板上刨来刨去,嗅来嗅去,像一头被困住的野兽。这是他的猎物,他很快就会得到他的战利品。只要他能找到它。小杰克的手被汗水打湿了,他的呼吸变得沉重,杰克把手伸进一个盒子里,看到了它。这个盒子里曾经放着奶奶送的一件毛衣。

杰克睁大了眼睛,把脸贴在塑料上。这是他的。在其他人拥有这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爬虫布景之前,这是他的。他迅速撕开那张可怜的硬纸板,解开捆扎带,把凝胶盒从支架里推出来,再把烤箱放到瓷砖地板上。

丹在他身后笑了,他期待地低头看着他的儿子。

杰克抬起头,他的神情是那么严肃,脸颊却又是那么稚嫩。“我想现在就开始。”


他们不能马上开始,主要是因为杰克喜欢尝试,而丹喜欢直接把事情安排好。不幸的是,杰克简单的逻辑无法让他接受这一点,他不同意停下手中的动作。就这样,在终于搭好它,一切准备就绪后,夜幕已经降临。

“好吧……孩子,我们明天再做这个,现在太晚了。”

“爸爸!不要!”

“我很抱歉,但你花了我们太长时间才把事情做完,我们可以明天再做,好吗?”

“不好!”

父亲皱起了眉头,“该睡觉了。”

他一把抓住儿子的手腕,拖着他上楼,一边走一边又踢又喊,“我今晚不想再听到叽叽喳喳的声音了,明白了吗?”

他的儿子现在安全地躺在自己房间的地板上,杰克生气地点点头,低着头慢吞吞地爬上床,盖上被子,背朝着门口。父亲关上灯,带上了门。杰克等待着,他的父亲假装走向他的卧室,又等了一会儿看了看杰克的门,然后才去了主卧室。

杰克尽可能地数到五十九,然后慢慢地爬下床。他是这方面的专家。

他蹑手蹑脚地走下楼梯,轻而易举地把目光投向了他的战利品。它似乎在月光下闪闪发光,闪耀的字母像硬纸板上的汽笛一样召唤着他。

你自己来组装!!!

他贪婪地走了一步、两步、三步,蹦蹦跳跳(但很安静)地走向他的礼物。打开盒子,他看到无数的零件散落一地。杰克抓住躯干,开始把它组装起来。

在黑暗中,他看不见自己的皮肉逐渐变白,看不见自己的骨头是如何扭曲和断裂的,也看不见自己的脸在黄铜上的倒影,他的脸颊深陷下去,他的眼窝深陷下去。

等他明白是怎么回事时,已经来不及尖叫了。


第二天早上,杰克看见他父亲走出卧室,皱着眉头抱起他。他想对他父亲大喊,告诉他他在那里。

然而,当黑衣人从他父亲身后走出来,把一个袋子套到他父亲头上时,杰克只能眨眼睛。

那个黑衣人把他抱起来,塞进麻袋,与此同时他听见母亲在楼上尖叫。

这是他最后听到的声音。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