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门

2017年3月30日,我们的主服务器受到了攻击,暴露了服务器存在的安全漏洞。 经确认,乌鸦座计划的相关文件及异常项目库并未被访问或篡改, 入侵者仅创建了一个目录,其中一MS-DOS控制面板为打开状态。 该身份不明的入侵者建立了私人讯息传递服务以与我们保持通信。 我们的计算机应用人员被批准与其进行对话以节省时间,同时在这期间尝试定位神秘人的位置并访问其计算机。


对话记录:

未知信息源: 我已成功进入了你们的数据库,以便你们直接联系我。不管正在阅读这条信息的人是谁,我都希望你能明白该问题的严重性以及了解服务器网络中存在巨大的安全漏洞。

未知信息源: 我正在给你们的……emmm“组织”留言,并提出一个你们绝不会拒绝的提议。

未知信息源: 你们会明白我对异常事件和存在的理解以及拥有一名基金会的高级成员作为卧底,对你们来说到底是多么有价值。

未知信息源: 如果你们试图阻止此访问,我将视其为拒绝我的提议的举动。

工作人员 ███: 请问你是如何访问我们的服务器的?

未知信息源: 那不重要,但我很高兴你愿意与我交谈。

工作人员 ███: 你想从我们这里得到什么?

未知信息源: 我只是意识到他们无法给我一份像样的薪水,再者他们使用的技术也不是最先进的。

未知信息源: 而你们只要给我一定的好处,我就可以为你们所用。

工作人员 ███: 比如?

未知信息源:我不想简单地被当作一名普通的医生,研究员或者所谓的“收容工程师”。

未知信息源: 我想要有权限接触到你们所有的信息和报告,我想要拥有所有有关你们行动及使用异常物体和实体的方法的信息,相对的,我将只向你们组织的高层领导汇报。

未知信息源: 作为交换条件,我可以使你们拥有访问34号站点设施以及对你们可能有用的位于拉丁美洲和西班牙的利益相关点内信息的权限。

工作人员 ███: 你的要求比你的交换条件高出太多,给我一个相信你的理由。

未知信息源: 我不在乎你们的钱,也无意证明我的忠诚。我只是想了解世界上所有异常的起源,而在我的认识中,基金会不会给我实现我的想法的自由。

未知信息源:综上,我会保留该安全漏洞,如果在三天内该访问途径被阻止,我将将其理解为贵组织对我的提议不感兴趣。我想没有什么要补充的了,我在此献上我最真挚的问候。

工作人员 ███:等下,我还不知道你到底是谁。

未知信息源: 工程师 ███ █████。


根据 ███ ███████少校下达的命令, 加强了该安全漏洞周围的防护措施,并与该未知身份者建立了永久联系。 [请参见Vector-1记录]。 只有Alpha人员可以使用该私人通讯频道。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