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烛燃于沥青之上

天寒地冻,狂风咆哮,风暴就要来临,我却伫立在空荡荡的漆黑街道中央。又是一年光阴流转。自从我加入混沌分裂者以来,时间将第三次经过10月31日。我回顾着自那之后发生的事情,感觉时间好像静止了,越来越多的人死去,被冻结在时间里。

通常在你回顾过去时,你会细数损失,沉默片刻,
再想想它们带来的积极变化。但这付出的代价绝对得不偿失,除了这里或那里响起几声尖叫外,缄默统治了这些地区一整年时,我拒绝保持沉默。我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东西。我没有太多能力去做与我的梦想相匹配的功绩。在这一点上,我映射了我所效忠的组织。

我们梦想着伟大及崇高,却又畏缩在黑暗的山洞里,只因我们不敢面对外面的风暴。我们会被消灭。小规模的内斗,大规模的外部入侵,或者我个人“最喜欢”的:风暴吸光洞中的氧气,让我们窒息而死。人们不再开口说话。我们坐着等待,却迷失了让我们走到一起的力量源泉。

混沌分裂者曾是一头庞然巨兽,它每天都会长出新的利齿与尖爪:新的队伍,新的成员,新的异常。那似乎有一个光明的未来,我们将带领人类走出黑暗,走出对未知的恐惧。

但之后风暴袭击了我们。许多人一想到他们不再站在获胜的一方便离开了,有些人看到他们的工作和进度被毁,他们就走散了,变得支离破碎。

那些还留在地下的分裂者们回到家,恢复正常的生活。也许有成千上百人在外面等待着某一天有人为他们建造一个躲避风暴的避难所,一个保护他们和他们的家庭免受对抗风暴之战留给他们的恐惧的途径,他们准备着再次为混沌分裂者效命。风暴过后,他们也许还会回来,又也许不会。可能他们都死了。

我不得不打消我是这里后来者的想法,而我不认为我可以从零开始重建混沌分裂者,但是即便我是最后一个分裂者,那也只意味着我会更加努力。

这就是为什么我在这里。10月31日,在一个废弃城镇的街道中央,我为混沌分裂者献出了我的礼物。

我点燃蜡烛,把它粘在柏油路上。一阵风吹动着烛焰,烛光忽明忽暗,却依旧燃烧着。我转身离去,只留下一个小小的异常。成千上万分裂者在这为人类的未来工作的日子里,这烛焰已经熄灭,蜡烛已经被丢弃,因为它毫无用处,但在震耳欲聋的沉默与风暴熄灭如此之多的希望和梦想1的日子里,这个异常将永不停息地燃烧。

我在这里放下更多蜡烛,仅希望有人能看到烛光。愿这烛焰表明风暴不是不可战胜的。这是一点微光,一个无用的异常,却能抵挡风暴。愿它帮助其他人找到回归光明的道路,回到混沌分裂者的怀抱。

也许风暴会把城市夷为平地,也许风暴最终会把我撕成碎片,但我确信这支蜡烛会不停燃烧,直到它把自己化作沥青。明年,我将在这里再插上一根蜡烛,不仅是为了那些逝去的人,也是为了那些还将继续活下去的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