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下的一切
评分: +8+x

又是即将结束的一天,夕阳缓缓的下沉,给本是纯洁的天空,染上了一丝血色。风轻悠悠地吹着,南边是一片金黄的麦田,看西边似乎是一个树林,哪里的乌鸦正在嘶叫着。

肮脏的小水洼旁,一个男人坐在旁边,时不时的环顾四周,周围十分的安静,令人窒息。他拿起他的水壶,时不时的抿一口水,他很渴,他甚至就一天都没喝水了。现在唯一能陪着他的,就是他的枪,他和他的队友们走散了,但这里附近都是敌人,无路可走。

“该出发了。”他说,死神就在他附近徘徊,他每走的一步都将万分小心,每一丝风吹草动他都必须要关注,脚下的每一寸土地都可能埋藏着一个地雷。周围的树林茂密,风吹了过来,树枝上的黄叶在风的护送下离开树枝,他下意识的往上看,如果这一天是郊外旅游,那是多么美好的,可惜不是,他是一个战士。只听“咔嚓”一声,他的神经前所未有的紧绷起来,往下一看,遍地黄叶中只有一个被踩断的枯树枝,但在如此安静的环境中,这也会使他送命,他十分的幸运没被发现。

天黑了,命运却似乎在玩弄他,皎洁明亮从未如此光亮过,唯一不同的是似乎加了一点血色。他感到万分的惊恐,就连一声鸟叫都是那么的惊悚,他从来没有这么讨厌过鸟类,仿佛鸟类一直在告诉他的敌人,他在这里,我想他要是能活着出去的话,他一定会去陪他的家人。他尽量的压制着自己的呼吸声,但月光照亮着大地,就像从来没有天黑过一样,在这样的环境下他只会想逃出去。一个身影从他身旁穿过,枪立马瞄准了那里。一发信号弹闪烁在天空中,他不明白自己是否被发现,如果被发现了,被包围的就是他,他必须要开枪,但它只是用来照明呢?开枪的话也会被发现,他必须要做出决定,开枪开枪,一声枪响后,那个身影倒在了血泊之中。之后一连串的跑步声,他已经没有办法管控自己的呼吸,周围的乌鸦像疯了一样嘶叫着。

然而在他的正前方是一个人,是他的敌人,他立马瞄准着对方。双方都拿着枪瞄准着的对方,但却又不敢开枪,就这样互相的盯着。只听着对面的那个人喊着放下枪,投降或许能生,但这将会成为他一生的耻辱,双方仍然这样互瞄着对方。

只听着“砰”的一声,谁赢了?

不清楚,也不知道,天空中只有乌鸦的嘶叫仿佛在嘲笑着这一切。

为什么?不管是谁倒在血泊中那个死去的一定是人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