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青协议

人们普遍认为,少数人应该统治多数人。无论在何处问题都在于一个或另一个能做多少。我听过一个关于能使人打嗝的面包机的故事,而分裂者对这类物品不屑一顾。但这正是我们所需要的。 现在这可能对我们没有用,但是如果我们对其进行研究,就能实现我们的目标。 我选择了分裂者,因为他们似乎明白这不应该被禁止。

但是后来我们才了解到分裂者想要的仅仅是有用的物品。恐怖的武器,而不是电动工具。为了塑造这个世界,我们需要取得我们所能获得的一切,研究它们。分裂者看到的是一个没用的烤面包机,而我们看到的是一个能够迫使人张口的工具,看到的是一种影响——使肌肉舒张收缩,或者在人体内产生某种气体。

分裂者不获取某一物品,因为它没有用。但这导致了我们无法探寻那些我们本能够了解的异常现象。知识就是力量,而这世上没有我们不应该追寻的力量。

我说过少数人会统治多数人,但是当‘多数人’不存在时,我们仍应该沿用这个制度吗?分裂者引以为傲的是即使仅有一个单元组织存活,组织就能恢复。但在足够的单元组织数量面前这无关紧要。我们本应是九头蛇,但分裂者只给少数人带来好处。为了改善人类,人类需要合作,最好的合作方式是参与,我们不是恐怖分子,我们寻求知识和力量,我们将为更美好的明天而奋斗。我们要对我们掌握的所有进行交互实验。

我们是自由的科学家,知识是我们的第一要务,因为知识就是力量,而力量可以为我们所用。我们尽一切可能获取我们能得到的,因为只有拥有全部拼图的人才能看到全貌。 我们非常欢迎你加入Zeta单元。即使你持反对立场,我们也不会将你剃除,我们会将你安置到一个适合的位置上。但是请注意,当我们需要一个实验对象时,你绝不会想出现在我们的名单上。

Zeta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