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未来
评分: +9+x
logo_2.png
Embrace Chaos. Evolve Mankind.

请找个位置坐下吧,我想我们应该开始了。

我不想多说废话那就请允许我引入我要谈及的话题:人生于世的原因是什么?这听起来像是哲学类的问题,但我不不希望你回答那些“高尚”的答案。

你一定见过葬礼吧,无意冒犯,无论是亲眼所见还是从他人口中,或通过媒体渠道,你一定对葬礼有过一定的认识。我们来设想,当你身处葬礼现场时你会想些什么。对于我而言,除了感叹生命的脆弱与短暂,表达对死者的尊敬更多的是对人生意义的思考。

当逝者入殓时,亲属将会有机会在棺前走过一圈来见逝者最后一面。殡仪馆会尽可能修缮逝者面貌让其显得自然而放松,你有见过吗?至少我见过。逝者会面带微笑,像是睡着了一般。值得一提的是,在传统礼教的规定中,亲属在见逝者最后一面时是不准落泪的: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规定。

为何不准落泪?分别难道不值得悲痛吗?当然值得。人类从出生开始便哭泣着,害怕被夺取什么,畏惧着周围的一切,但离开时却显得轻松而快乐,在撒手人寰后放下了一切。难道说人生在世只是一个“历练”的过程吗?

于我而言,人的一生的确是在受苦,对于出生的哭泣与离开的笑容我们可以直接引申到这是对于人世的失落与遗憾。降生于世的人类对他或她的处境感到遗憾,因于极乐世界的快乐转为对冰冷人世的落差而哭泣。

当我们谈到此刻时浮现在我们眼前的一定有部分宗教的成分:人生来就是为了受难;在此生受尽磨难后便可在后世享受荣华富贵。将信念寄托于宗教是人类用以逃避现实的做法。所有人都希望能前往极乐世界,这其中包括信徒和无信仰者,哪怕是极度的唯物主义者也会在死亡面前祈祷,希望任何一位至神者能收留自己,以到达美好的天堂或是仙境。

人为何要降生于世?如果单纯拿受难来说这是个恐怖的话题。很显然,我们的“主”在创造我们时给予了人类性的快感,令人类不断地继续繁殖,将更多的灵魂拖入人世。

我们将永远无法改变这个过程,永远无法让人生于世的结局停止,我们只能尝试去改变我们的世界。

我们以探索与实践证明了这个世界尚有无限无法用现实真理去解释的物体,我们身处于一个充满无限可能的世界。我们的先辈用火把照亮了些许阴暗,让我们明白神鬼诸如此类的事物的确存在,同时也赋予了人类以极大的可能去主宰自己所在的世界。倘若无法改变我们从极乐世界走向冰冷人世的事实,我们就只能尝试改变我们所在的冰冷人世。

抱歉,我不得不引用“存在即合理”的话题。“主”在造物之时创造了那些超自然的物体,这是否暗示了什么?我们全然可以通过这些“主”赋予我们的物体改变这个冰冷的世界。

那将是一个美好的世界,与极乐世界无异的世界,一个由我们亲手构建的世界。到那时,我们不会哭泣,没有什么值得哭泣;我们不会争斗,没有什么值得争斗。在那时,所有的神,所有的势力都会被我们共同的作品而感到吃惊。我许诺,在那时每个婴儿出生,每个逝者离去都会面色平静。

遗憾的是,我们被他人蒙上了眼睛。无论是政府,还是那些尝试将一切停止的组织,无一例外地破坏着我们伟大的构想:我们正在被欺骗。他们尝试着毁坏我们的计划,让人类永远处于悲痛中,这种行为理应得到终结。有无数镣铐阻碍着我们面向未来,走向美好的脚步。我们忍耐很久了,我们等待地够久了。我们应当举起武器,击碎这些该死的镣铐。

走向美好似乎是遥远的,但绝非遥不可及的。我们既然无法停滞人类的生殖行为,那就利用这个行为吧!或许我们做不到,但我们的后辈,我们的后辈的后辈……哪怕是百年后千年后,我们总会有办法前往美好,前往绝对美好的明天。

我想我们能解答最初的问题了:人生于世的原因是什么?过去的原因是受难,而现在我们将原因改为了:为打破镣铐,走向未来而奋斗。

我不知道你的想法如何,但对于我和我的同志来说,为了新时代的到来,我们将努力至死。

关于我的身份?我只是混沌分裂者的一员,你可以称呼我为:K。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