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古廷研究院中心页
评分: +7+x
%E6%9C%AA%E6%A0%87%E9%A2%98-1.png


继往圣,而开万世


CI古廷研究院,顾名而思义。

先贤逐鹿天下,开宗明义,保四海水波平,开黎民之慧识。他们在历史上留下的痕迹,留下的身影,为大众所熟知,但是,千百年间,历史有数不清的地方疑云重重,史书却闭口不谈,难道当真是巧合?

最早的史书,只是一个个竹简,像那云梦秦简,哪怕是有人减去某些片段,用刀刮去一些内容——也就是我们熟知的刊,今人都无法得知。我一直信奉一句话:历史只是胜者的史诗,正义只是胜者的手段。我们的历史,先人的历史,都不过是人为编撰的。正史,野史,坊间传闻,都如此。如果你在浩如烟海的史书里穿行,寻着一些蛛丝马迹,你会看到历史巧合的背后,似乎有一双大手,推动着朝代更迭,推动着历史发展,可能只是一场大火,一场地震,一个妃子的流产,一个小到很难察觉的细节,最后却导致了一个王朝的灭亡。但,无论这双手如何隐蔽,如何小心,都有太多解释不清的,非人力所能达到之处,古代人称之为神灵之力,但我想说,这是异常的力量。

通过我们长期的观察我们发现了一个早已隐藏在稗官野史中的组织——混沌古廷。他们制造异常,利用异常,他们与我们是如此的相似。

混沌古廷起源于夏时期,根据该组织的文献记载,我们得知,在夏中期,自天外降临了异兽“混沌”。北海之帝倏与南海之帝忽联手将它囚禁,用它的血肉制造了第一个异常: 血肉宣谕使,随后他们以其异常性质演算出,嗯,我知道这么说很不科学,但是我们的科技水平不足以验明其原理,因此我只能说,他们演算出了“天命”,通过阴阳五行学,又与春秋战国时期的阴阳家有着极大的相通之处,他们制造异常,通过异常,以确保历史、朝代、华夏文化会按照他们演算出的“天命”指定的方式稳定有序地发展。

随时间的流逝,这个组织日益壮大,他们隐藏于朝野,培养出一批一批以姓氏为代号的棋子,这些棋子有的是孤儿,有的是组织内部人员的子嗣,以姓氏为代号这也导致了该组织演变为各氏族联合而成的共同体。刘氏,杨氏,等等。他们从商,从文,从政,从军,以各种身份,各个角度渗透进社会,他们就像是被组织流放在各地戍边的将士,平日里与常人无异,组织的人不去寻找,也不会介入他们的生活;一旦组织在他们所处的地域,他们所处的行业,需要他们为组织做事,方会派人暗中接触这些棋子,以特殊的方式下达任务。棋子,无用之时,落满尘埃,有用之时,散尽鲜血。很讽刺不是么?

故而组织运营数百年,直到一日,组织高层不忍心他们继续被流放,希望改变传统。但是这样也受到了组织中的激进份子强烈的反对,就此,混沌古廷分裂为二,一阴一阳,阴阳同体,阴阳互立,阴阳相育。

混沌古廷阴阳双方从此开始了以天地为棋盘,山川、朝廷为棋子的战争。阳者,按照“天命”保气数未尽的朝代国祚不衰,他们保守,一切的任务都无比谨慎,每一步都对应“天命”他们正是希望放弃将人员视作棋子的一方。阴者,抛弃古训,不再演算天意,而是积极地创造危险的异常,强行改变国家大势,他们冷血而又残酷,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亲朋、好友,在任务面前都可以成为棋子。这战争持续了无数年,不仅阴阳相争,氏族间也不甘落后,开启了内耗战争。

这场战争让这一组织失去了对华夏的掌控力,他们失去了无数成员,无数的异常被应用在战争里。终于“阳”不忍组织消亡于内部战争,而放弃了争夺,回到了缘起之地,融入藏传佛教,他们有的自称天授唱诗人,有的留在冰冷的山洞里继续看守混沌。

如此一来,我们便有了可乘之机,我们收编了这个落寞的组织,借组织文献寻找失散的古代异常,就此CI古廷研究院正式成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