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痛

我看起来有更多的时间吗?我自己都不知道,他们给我输了太多东西。在晚上,当我几乎失去知觉时,拜我所忍受的孤独所赐,如果有什么东西从管子里输下来,进入我的血管,我就能立马感觉到。当我刚被带进来的时候,我能感觉到每一个药品的作用,是的,但是现在,我体内有这么多东西,我的感觉就像化学物质漩涡一样复杂,我希望他们在配药时尽量小心,因为什么药都不管用。这很疼,真他妈疼,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疼痛都令人难以忍受。

但是,如果没有他们的治疗,单从我现在的处境来看,我至少会处于昏迷状态。你知道他们对我这样的囚犯做了什么吗?你知道他们认为把我关在牢里最好的方法是什么吗?操,如果有人把我放出来,顺便说一句,我真的,真的希望他们这么做,我想我都走不动了。他们把我的腿折到膝盖后面,就像一个垂直的摇滚明星,当他们把我的背靠在我的小腿上时,我的手臂在我的头顶上晃来晃去。我曾经被挂在那些钩子上,想象有一天我发现自己从上面滑下来,然后滑了几英尺。这可不是一件好事。所以,是的,我不是在帮助我的血液循环或其他什么。对我的束缚总是把我的皮肤划得生疼。我的神经发炎了,它在燃烧,它真的在燃烧。

给自己的笔记:如果你想在恐怖主义世界中扮演一个自由特工的角色,并且你计划在你最初的叛逃中成功,那么永远,永远,永远不要在混沌分裂者中变心。他们的队伍中充斥着这个星球上最疯狂、最病态的人,他们的反叛变机构认为“同情”意味着使用绘图工具1(仁慈的上帝耶稣)来伤害,这已经够糟糕的了,但最糟糕的是他们都是怪胎。他们都是真正意义上的怪物,因为我在其他牢房里亲眼看到和听亲耳到这些事情。你知道那些描述受折磨的人如何像人一样尖叫和哀号的人吗?你知道什么比这更糟糕吗?听到有人开始像人一样尖叫,最后却像令人憎恶的东西一样尖叫——事实并非如此,这里的人根本不是人,他们哀号,它们经常哀号……刺痛。

有时他们甚至和囚犯一起尖叫,只是为了营造纯粹的地狱。

我给你出了个难题,如果你他妈处在我的位置,等等,不是,我只是一时有点生气,对不起,如果你处在我的位置的话,上帝啊,你要知道这是一群杀手,你的蛋蛋被他们攥在手里,你和我一样被关在黑暗的牢房里,你认更糟糕的结局还能是什么?来,让我把这些选择变得对你来说更容易理解,你通常是被杀后再死,或者像猪一样被杀…天啊,我刚才告诉你的那些人,在他们被处决后的几个小时,或者几天里?他们像动物一样尖叫,就像该死的猪一样。我说的A选项好像是两个选项中更可取的一个,但是天哪,没有出路,他们从你的思维方式中得到乐趣,从而把你变成一个令人憎恶的人……
……他们会打断你的腿,伙计,他们会打断你的手臂,他们会折断你身体里的每一块骨头、肌肉和组织,就像你只是一块被虐待的肉块,我见过有人被活活掏空内脏。他们的手伸进去,把他的肝脏取出来,再塞进他的嘴里,让他吃下去,同时不停地用他们骨瘦如柴的硬手指敲碎他的牙齿。手术完成后,他的牙龈和肠子看起来一模一样。我在来这间牢房的路上吐了四次,如果他们不这样对待你,他们肯定会让你看到他们这样对待其他人。我无法想象一个人在看了…啊

他们会让你碰我吗?不会,就像你现在看到的这样,我的膝盖不正常,我的手腕、腰部和脚踝都连着这堵墙,当我脚踝的支架突然被向上猛拉时——我觉得将要被倒挂起来——它们一定是把我腿上的什么东西撕破了。我能够感觉到我的膝盖骨,考虑到我体内的麻醉剂剂量大到足以杀死一头大象,这是一个小小的幸福,一个令我痛苦但让我欢迎的幸福,说实话,我很确定我下面脱臼了,但我只感到疼痛。

我从来没吸过毒,伙计,考虑到我的个人背景,这可能对你来说难以置信,但我在这个世界上的24年都是清白的,意识到你需要一些严重的毒品或其他东西来分散你的注意力,让你不会因为这些东西而哭出来,这是很有教育意义的。没有人可以强壮到可以忍受CI的折磨,所有人都不再是人类了,还记得我说过他们中的一些人像猪一样尖叫吗?有时,他们会停止尖叫,但我仍能听到他们的呼吸声。

墙是薄的吗?我在外面待的时间不够长,所以还没发现。

他们像疯狂的科学家一样在人的身上做着可怕的实验,因为我们中的许多人在地球的这一边的每个国家都是不受欢迎的人,我们严格来说已经不存在了。嘿,这就是我们这个行业叛逃的代价,每个人都预料到了最坏的情况会发生在我们被抓的时候,混沌分裂者会重新定义我们认为的“最坏”。所以他们会对我们做任何事,不管协议如何,我们是完美的小白鼠。

哦,天啊,来了,今天的执行。顺便说一句,今天是我。真令人惊喜,他们有什么该死的东西从管子里流出来,它甚至还没有进入我的身体,但是…

操…他妈的…

疼死了…

你听说过超人类主义吗?你知道吗,在所有那些有其他种族的电子游戏中,人类通常是脆弱的对手,你知道《发现》上的那个节目吗?那个节目解释了我们作为一个物种上升到主导地位仅仅因为我们有更好的手和更聪明的大脑?如果我们甚至变得更好呢?我们会变得比人类更强大吗?还是我们必须改变人类的定义来适应更高级的存在状态?剩下的呢?奇怪的是我什么感觉都没有了,除了刺痛。

博士,让我告诉你,我刚被注入了一种全新的感觉,要么是这样,要么是他们从一开始就给我的一切,我能感觉到我的骨头……你听到它们折断的声音了吗?啊,他妈的…他妈的…

通讯连结终止。
全息投影终止。
处理音频…100%完成。
处理视频…100%完成。
重新传入牢房信息给观察者。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