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灭起源

阴沉的下午;一个位于里斯本的中下层阶级街道。这条旧的双车道公路空空荡荡,只有两辆废弃的轿车停在安静的砖砌公寓旁。

一把边缘有几个破洞的深绿色雨伞。一个大概不到10岁的小男孩,龟缩在这个稀缺的临时搭建的屋顶下。

雨水击打在伞上——它极好地抵挡住了暴风雨。胆怯的小手握着一个有缺口的杯子。男孩喝着微温的奶粉,他仍然可以享受简单的快乐;奶粉里有巧克力片,还有一点薄荷味。这是他的最爱。

人行道虽然已经开裂,无人过问,但依然坚固…依然结实。男孩擦去面颊上的泥渍,这泥土闻起来有陈腐和潮湿的味道。男孩的脑海里闪现着不久之前的记忆。

他还记得另外两个人,这个回忆……最近……

在悬崖边举行的一个活泼又无忧无虑的野餐。男孩旁边的两个人影;一个,比他大不了多少……哥哥。男孩想起这事就笑了,一边吃着抹了肝酱和橄榄的三明治。

另一个人,一个20出头的女人,姐姐。当哥哥打开她的礼物——一顶漂亮的大帽子时,她笑了。他戴上它,露出了最开心的笑容。他们分享着姐姐做的柠檬水和一小瓶蒲公英酒。

男孩的回忆从好时光飘忽到坏时光。

在小公寓内;他的老家,还是一样:两个人影,但还有更多他的回忆仍然不想被提起。哥哥,姐姐。他还记得那天晚上醒来时的情景,天气很冷,风也刮得很猛,月光非常昏暗,姐姐把他们俩都叫醒了,她看上去吓坏了,把枪藏在背后。这似乎很奇怪。

男孩紧闭双眼,他憎恨之后发生的事。

姐姐用她快的速度收拾兄弟俩的东西;食物,药品,他们最喜欢的书(尽管他们只能买得起两本),哥哥的小吉他,他的玩具枪。她让他们俩跑出去,回到他们一起建造的隧道里去。在他们挖掘的时候,那里有一个可怕的螳螂…姐姐说那是用来保护他们的。

不和姐姐一起,兄弟俩都不肯去,他们都想留下来。姐姐苦苦恳求他们快走。

男孩把眼睛闭得更紧了。姐姐总是那么勇敢,她眼里的泪水似乎也在乞求,求他们快跑。

他们都紧紧地抱住她,她最后一次把他们俩举起来。姐姐人这么好,他们怎么能丢下她走呢?

枪声响起。男孩痛恨这个声音。姐姐放下了弟弟们,他们必须离开,她说,他们必须活下去。他们都向她和对方告了别,兄弟俩走进小裂缝,跑了起来。

他们躲在那个昆虫睡觉的窝里。他们不得不等待,等到一切都结束。

他数着过去的一分一秒。

一分钟过去了,更多枪声响起。眼泪顺着他们的脸流下来。

两分钟过去了,尖叫声开始响起,枪声变少了,声音也变少了。

四分钟过去了,一切都陷入沉寂。直升机的声音消失了。

七分钟过去了,下一个队伍来了;爆炸声响起。

最后,一两声枪响,伴随着一声短暂的尖叫,他闭上了眼睛。

姐姐很勇敢。

男孩睁开了眼睛,他不再重温那些记忆。雨停了,天空还是乌云密布。他喝光了最后一点奶粉,站起身来,想找个好地方过夜。牛奶的余味还很清新,薄荷和浆果的味道也很突出,这正是他喜欢的味道。

他走了,离开了公寓。他紧紧地握着伞。他看起来是要走了,但是……

他还有个哥哥要去找。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