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sode 1:无人追忆
评分: +11+x

3/25/2020,03:23

“听说了吗?”

“什么?”

Dr.Xie死了。”

这似乎不是什么大事——至少在混沌分裂者这个组织里,死人已经不是什么大事了。Lestrad正整理着备械桌上的18把易弹枪,今天该轮到他保养这些枪了。

“哦。”Lestrad并没有在意这件事,他正将酒精棉穿过扳机,清理着上面的灰尘,“怎么死的?”

“泄露……呃……”Wolfer支吾了一会,他知道队长是不相信老天爷这种东西的——他可是个正经的无神论者,“说是……泄露了天机。”

Lestrad并没有立即做出回应,他仍然在擦拭着他手里的那把枪。“气氛不太对。”Wolfer心想,他脸上开始流起了汗,“平时队长应该会直接骂回我,让我别说这种扰乱人心的事的,命令我作为副组长该给队员们做好榜样的,今天是中邪了吗?”

Wolfer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一直到Lestrad将枪放下,才回过神来——天知道刚刚他想了多少种自己被队长痛骂的场景。

“是嘛……那真是……”Lestrad没有看向Wolfer,只是一直盯着那把枪,“一个……天大的损失……”

“队长?”

Wolfer对Lestrad的反应感到了诧异,他越发觉得队长是中了什么异常的影响。正当他准备向精神治疗科沟通的时候,Lestrad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出任务去吧,走,集合去。”

或许是上层的神机妙算吧,昨天高层的戒备调整,竟然成功地抵挡了一次入侵,至少没有多少人被波及。或许队长知道这件事是怎么发生的?Wolfer又开始不禁胡思乱想了起来,尝试将Dr.Xie的死、站点的成功防御、队长的反常联系起来。可是不久,他就放弃了——如果他真能联系起来的话,他也不会成为一名干预小组成员了,而是一名监管者联络员了。


3/25/2020,6:30

那是一次高难度的突起任务,至少对于他们来说是的——不知道上司哪根经搭错了,竟然叫他们直接突正面。但是没办法,谁让他们是士兵呢。

Wolfer潜到目标站点的墙脚下,向Lestrad示意。

“爆破吧。”

一阵猛烈巨响将墙面直接轰开,里面的人在愣了两秒后立马逃散开。

“Wolfer!上,别愣住了。”Lestrad拎住Wolfer的衣领,大声地向他的耳朵喊着,将他从短暂的恍惚中拉回,“快点行动,不然他们的救援到了之后,我们一个都跑不了,快,去找目标!”


3/25/2020,7:01

“该死,他们的设施路线怎么这么复杂!”Wolfer一边比对着手里的地图全息,一边在响着警报的混乱的设施中奔跑着,“这就是基金会吗,真是爱了。”

在飞奔过几十个空无一物的收容室后,他很快找到了这次任务的目标——一只蜘蛛。他将刚从研究员身上扒下来的权限卡放到电子认证器上后,冷漠地电子男音回绝了他:“权限不足,拒绝开启。”

“靠!这是哪来的下层研究员。不行,换个方式。”Wolfer拿起他的手枪将禁闭门的电子锁打坏后,掰开了门,“结果还是得这样吗……得快点了,枪声应该已经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了。”

Wolfer快速地将目标抓起来放入防爆储物箱后,他立马向楼梯奔去。但很快,他就意识到了,他逃不出去了——上面传来脚步声,训练有素且不止一人。

看来是支援了,Wolfer想到。他立即跑回到楼梯口,将自己身上的爆破手雷拿在了手里。他明白,他一个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解决这么一支武装小组——除了同归于尽。

他将储物箱放到了尽可能远离自己的地方,以免它受到波及。“三枚高爆手雷,一枚闪光弹吗……”Wolfer背靠着楼梯口的墙壁,缓缓地蹲了下来,脸上却挂着微笑。他不知道这些东西能不能伤到他们,即使不能,也至少能给队长他们引起警示,告诉他们,下面发生了战斗,让他们马上过来解决可能因爆炸而奄奄一息的这群武装支援。

脚步声逐渐靠近,Wolfer紧张到了极点,他开始怀念起了被Lestrad痛骂的日子、与同伴们勾肩搭背的时光,怀念到他差点失去了拉开保险的决心。

眼泪从他的眼眶中慢慢滑下,他没有哼出声,静静地听着楼梯里的脚步声。

很接近了。Wolfer将眼睛闭上,将手指穿过高爆手雷的保险,摒住了呼吸。

脚步的最后一声响起。他猛地拉开保险,出现在楼梯口,抱住了队伍第一位的基金会武装人员,将高爆手雷塞入自己的怀里。

“去他妈的SCP!荣耀属于混沌!”

那是爆炸前的最后的声音。


3/29/2020,3:19

Lestrad正整理着备械桌上的18把易弹枪,只是他不知道为什么这里会多出三把枪。将多余的枪上交回物品仓库后,静静地在整备室里擦拭着枪支。

整备室的门被打开了,那人喘着气,靠在门上。

“队长,听说……又有人……死了。”

“是嘛……这次又是谁啊,Wolfer。”

短暂的沉默后,门口那人试探性地问道:“Wolfer?那是谁?”

Lestrad停下了擦拭,将头转向门口。那里站着的是副组长Thomas。

“Wolfer……是谁来着。”他开始思考起刚刚的人名,是如此的陌生,但他的肌肉反射却告诉他,他很熟悉这个人。

“不管是谁了,队长,你听我说……”


« 三十五号夜行目镜 | Episode 1:无人追忆 | 四十一号灾厄卫星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