睁开你的眼睛

公元1893年:

那是美轮美奂、无边无际的空间画布,其间点缀着同样数量众多的斑斓色彩,缓慢地绕着时间之轴旋转,优雅地表演宇宙之舞的舞步。

她独自在浩瀚深空中飞驰。她没有名字,因为她从不需要名字,在这无边的空虚中没有人可以与之交谈。不过这并没有困扰她,只因她有一个目标:去探索、去观察、去理解。她已经记不清这到底是不是她真正的目标。她已经旅行了好几个世纪,不难想象在这次伟大的航行中,她的一些记忆会丢失。

她的思路被扫描仪上的一个显示结果打断了。一个蓝点出现在一片黄点、红点、黑点交织的地图上。这把她弄糊涂了,她看见过一个蓝点,自从……时间过得太久了,她甚至都不记得最后一次看到蓝点是什么时候了。她对那些将氢融合成氦来产生能量的鲜亮红点了如指掌。她对那些黄点再熟悉不过,它们是太空中的贫瘠岩石。她也十分了解黑点,那是大量沉重的漩涡气体。

然而,这个蓝点,完全难住了她。她最初的扫描发现了一团类似于黄点的物质,但其大气环境有点像黑点。千年来她第一次感到兴奋,有新的事物等着她去学习,去观察。

公元1934年:

这里有东西,不像红点上的那些小东西,它们很小,也不会思考。这里有生命,有知觉的生命。他们也犯过错误,打过战争,有许多人死去,这让她很伤心。在这之中也有一些不可思议的人,他们所救的人之多远远超过了任何一个人所杀的人,而这给了她希望。

在无数次围绕着这个如今被她称为家的小点旋转之后,她收到了一些新的东西:一条信息。之前从来没有人给她发过信息。她该说什么呢?她害羞地回复,虽然她的害羞在信息传输中没有表现出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好,我是Bert,你是谁?)

她期待着,等着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收到了另一条消息。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名字是Nikolai,我期待能够认识你。)

她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很高兴交到了第一个朋友。

公元2001年:

Bert很伤心。几十年来,她一直在帮助她的“朋友”,而作为回报,她得到的只是冷淡的、临床腔一般的回应。她已经开始考虑离开了,她在这里待了很长时间,也了解了关于这里居民的许多情况,这就足够了吧?她致-

她的思路被一个信息打断了。

.... --- .-- / .- .-. . / -.-- --- ..- ..--.. (你好吗?)

这次感觉有些不同,是一种比其他人更加温暖亲切的感觉,“最后再试一次,”她心里想,“如果这一次没有转机,我就离开。”于是,她想出自己的回复并发送了出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