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序幕

雨轻轻地落在窗户上。从玻璃墙向外望去,人们可以看到这座城市充满了不尽的喧嚣。在这里,总是有一些政客需要拍马屁,一些到了最后期限的事情需要会面,或者一些示威者需要安抚。他从来都不喜欢这座城市的混乱,但是对于实现他的目标和完成他的计划来说,这是必要的。

穿着西装的男子凝视着城市下的混乱,思考着这些事情。“但这些都是有规律的。”他心中充满了自信。“在这场混乱中我们取得了进步,大家都有了一个宏伟的计划。”之后,他从靠窗的位置转过身来,走向电脑,在第一声铃响起前关闭了闹钟。

他熟练地给在一楼的秘书打了个手势,让他拒绝所有来电和访客,然后打开桌面上的一个程序,他收到了一个熟悉的三角形徽标和一个提示的欢迎。当输入他的登录协议时,他按了Enter键。在网络认出他是理事会成员Eris之前,三角形符号短暂地旋转并移动了片刻。

Eris的思绪转移到了Abstergo特工身上,他最近假扮成看门人想要进入电脑,并试图在监视器上运行程序。在那件事情过后,厄里斯才最终承认了程序中包括控杀模因作为故障保险的价值,当保安早上发现她时,她已经死了。“干净又实用”这位来自叛乱组织的瘦弱技术员在安装程序时向他解释道。

尽管如此,Eris还是无法摆脱能够用图像来杀人的不安,他是委员会中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之一。他们在异常科学部因基金会的分裂而扩大,并发展为叛乱分子之前,彻底改变了委员会的工作方式。突然,他的思路被电脑发出的唧唧声打断了,一条加密线路已经建立,与委员会其他成员的通信也已经打开。

“你迟到了。”一个经过电脑伪装的声音陈述事实。

“主管也一样,”Eris指出,他意识到电话会议中还有多少空位。“还有三分之一的董事会成员缺席,这个普罗米修斯是什么意思?”

“我们已经对目前的领导层产生了不满。主管变得太过自满,我们的进展远远低于预期。”普罗米修斯严肃地回答。

“这些事情你们不能急于求成,”Eris反驳道,他的声音中透出挫败感,不过谁也说不准这是否会通过语音干扰器表现出来。“主管的计划能够让我们在XK级情景下幸存下来,那是由我们的傲慢与鲁莽造成的。”

在紧张的片刻沉默之后,普罗米修斯又开口了,似乎是对在激烈的交锋中一直保持沉默的董事会其他人说的。“我就知道会是这样,他就是没有雄心,所以才会站在主管那边。”普罗米修斯停顿了一会儿,厌恶地吐出了下一个词。“伟大的计划”我告诉过你我们不能和他讲道理。”这让Eris犹豫了一下,普罗米修斯一直是个激进分子,但这件事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Eris绝不会想到普罗米修斯有能力组织这样的政变。

“遗憾。”会议中悄悄地传来一个新的声音。他的声音不过是一声低语,从混音器中透出了东欧口音的暗示。“我曾希望你能明白原因,Eris。像你这样富有和有影响力的人会对新的叛乱起到很大的推波助澜的作用。”

“新的叛乱?!”此时此刻,一个人几乎大喊了起来:“主管决不会让这件事得逞的!”

“它已经完成了。”神秘的声音再次传来。他清了清嗓子,显得更有威严。“Repent,执行Aleph 11探戈。”Eris还没来得及回应,通信线路就被切断了。一系列图像闪现在屏幕上。

当Eris的头向后转时,细雨不停的落在窗户上,他的显示器开始闪烁他的监督区域警报。山谷细胞,内华达山脉星系团的七座山峰,以及旧金山之眼集团旁的六颗新星,伴随着公开反抗的警报。

几个小时后,几十个警报被一条信息所取代:“分裂者已死,混沌分裂者万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