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音,梵音
评分: +3+x

数百年前,它诞生了,作为净化伤痛的铜铃,诞生了

失落的乐师回到了故乡,带着绝望和悲痛,用心谱写每一首乐曲,雕琢每一件乐器,他坚信,只有倾注心血凝炼而成的,才足以震撼世界,那天是王的寿宴,他穿上华丽的演奏服,带上自己最得意的一把琴,为王献上自己心中最完美的演出,但是那轻蔑的皇女,却露出了邪魅的微笑,她向父王情愿,想要夺走乐师的挚爱之琴,乐师死死的护住那琴,但依然无法阻止自己的心血被从自己的身边剥离,他的双手被锁链捆住,身子在地上拖行,他嘶吼着,他痛哭着,这一切在王女面前都如戏剧一般,她忍俊不禁,甚至拔出了腰间的佩剑,将琴弦根根斩断,乐师停止了挣扎,任由卫兵拖行,绝望如同墨入清水,在他眼中蔓延。

十年的光阴转瞬即逝,失落的乐师依旧穿着那件华服,金丝银缕都扛不住泥沙的折磨,十年前的金缕衣,早已破烂不堪,乐师用布满疮口的双手,在废矿坑中摸索着,一块品质上乘的铜料,让他布满绝望的眼中出现了一丝光彩,他举着铜料兴奋的奔跑着,欢呼着,他翻找出了那柄许久未动的锻造锤,开始了那熟悉又陌生的繁琐工序,他将那铜料投入烈焰之中,不断精炼,淬火,完全不顾伤口崩裂,细致的捶打着,十年,他用了整整十年,终于寻得一块上乘的铜料,他无时无刻不想起那晚的遭遇,琴弦被斩断的撕心裂肺之痛,侵蚀着他的内心,血与泪,在烈火中和铜料交融,三天三夜的精心打造,几个精美细致的铜铃诞生了,他将铜铃取名为“梵音铃”,想借助神明的力量来净化他内心的伤痛,他高高的举起铜铃,轻轻的挥动,清脆的铃声在这小小山村中蔓延,周边安静了下来,仿佛都在静下心来聆听这铃声,全村人逐渐聚集在他的屋前,轻轻倒地,乐师欣喜若狂,以为是他精湛的技术真的让人们的心安静了下来,突然,鲜血猛的从他的左耳中涌出,他停止了演奏,跪倒在地。

半柱香的时间过去了,昏睡的人们逐渐苏醒,乐师从地上站起,发疯似的让人们摇一摇那组铜铃,全村男人没有一个能摇响,只有女人才能让这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他忽地明白,乐器和剑一样,认主,铃为他所铸,自然认他为主,他融血泪于铃,铃中凝集着他对皇女的怨恨,所以只有女人能摇响这铃,而他也成为唯一能摇响这铃的男人。

半个月后,是王的寿宴,乐师穿上了初入宫时的白衣,腰间悬挂着铜铃,沿着十年前的泥泞之路,回到那权贵的深渊,十年的时间让乐师的鬓角变得花白,满脸的皱纹也完全让人认不出,宴上,他将梵音铃献给皇女,精美的铃铛自然博得了皇女的喜爱,皇女换上鲜红的舞裙,想在这王之寿宴上为满座宾客献上完美的演出,皇女轻摇铃铛,开始了舞蹈。她在铃声中旋转着,飞舞着,宛如一朵绽放的梅花,王与群臣在这花开中交杯,醉倒不起。自负的皇女以为是自己优美的舞姿让人醉意大发,继续纵情的舞着,舞着。

铃声戛然而止,皇女倒在了血泊之中,身着红裙的皇女与鲜血构成了一幅完美的图景,高傲的皇女宛如一株曼珠沙华,在寂静的宴厅中盛开,乐师在宫门望着一切,转身离去。

百年后,一对夫妻正在为他们的女儿挑选着生日礼物,精美的铜铃瞬间吸引了妻子的目光,他们的女儿穿着新买的红裙子,挥动着精美的铃铛,在父母的掌声中,欢快的舞着……


« 激昂军鼓 | 梵音,梵音 | 色欲之弓箭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