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者
评分: +3+x

视频开始,Dr.K出现在画面中,向着人群夸张地比划着什么

我亲爱的同僚们!

我必须告诉你们一件值得所有人高兴的事,我们现在有办法解决一直困扰我们许久的事:不被遗忘!

我没在开玩笑,我们只需要动动手指就能将我们的名字刻在历史的书页上,成为名垂青史的人物。“典”!它能帮助我们实现一切对圣的幻想!

语罢,Dr.K从高处跳下,在人群中展示他所提及的“典”。视频结束。


Dr.Mo放下手中的平板,看向坐在不远处的Dr.K,后者眼神呆滞地注视着桌子的另一边。

“K,你得明白你的言行举止造成的影响有多糟糕。擅自调用正在研究的异常、向权限不足的人员公开描述异常性质、违反异常保护要求……”Dr.Mo颇显无奈地细数着K的不当行为,但对方很快打断了她。

“闭嘴,你是来指责我的吗?”Dr.K极不耐烦地挥挥手,但目光仍然没有一丝生气。“滚出去,别来烦我。”

Dr.Mo沉默着注视面前这个暴躁中带些慵懒的人,将手中的平板放在了对方面前的桌上。“你吸毒了,K。那天你也吸了,不是吗?这次又是什么?”

Dr.K发出了一系列哀叹类的声音,从椅背猛地站起,手在空中比划着,憋了好久终于描述出了他想说的:“一些巴比妥1类的,这次。那会是……是甲基苯丙胺2,对,甲基苯丙胺。”他沿着办公桌在办公室内绕了一圈,最终在Dr.Mo面前停下。睁大眼睛仔细打量着半倚着墙壁的Dr.Mo。“莱娜,啊…….你为什么在我的办公区?”他停下,低头思索片刻。“我在胡说八道什么呢,你真该看看‘典’,你该看看的……”声音逐渐小下去,K的身子晃了晃,向一边倒去。

Dr.Mo快步上前,在对方摔倒前拥对方入怀:“这就是为什么我劝你少吸毒。请叫我Mo,K博士,现在还在办公室。我扶你回座位吧。”

Dr.K缓缓睁开眼睛,从对方怀抱中直起身子,长出了一口气:“我没事,我自己能回去……”话没说完便步伐趔趄着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给我倒杯咖啡,Mo,快。”Dr.Mo便转身走向咖啡机,身后Dr.K已经开始了他的演说。

“他们都很好奇我为什么突然对古廷正在研究的项目感兴趣……‘典’的异常性质是极其有趣的。我们最早接受这个项目的时候我们只认为这是一本会显示从古至今所有圣人、圣物存在记录。但我们很快发现,我们可以编辑其上的文字记录。虽然目前我们只尝试过在上面增加文字……没人想直接干涉存在过的事物,对吧。最简单的例子,我们将一个普普通通的杯子写进了‘典’。”Dr.K接过了对方递过的咖啡杯,含了半口咖啡后作了短暂停顿。

“我说过,少放糖。”

“这是速溶咖啡,不存在放不放糖的问题。”

“啊……说的也是。我说到哪了,杯子,‘典’,对。当对这个杯子进行详细记述后杯子的外观没有任何变化,但当我们以任何形式观察它时我们都会第一时间感叹道:啊,真是一件艺术品。也就是它影响了我们对它的认知,而没有改变外观。当实验人员放下杯子时它瞬间碎裂了,这不是实验人员的错,他根本没有用什么劲,而杯子本身也不该有如此脆弱的情况发生。我们进行了多次试验,最终得到了这样的结论:杯子变脆了。我们立刻重新观测了‘典’上对杯子的描述。多出了一行不属于我们的字迹。”

Dr.K再次停下,拿起手机向对方展示自己相册中的图片。

造于正德三年3,为宫廷器皿,后毁于民间。

“所有人都很清楚,这是现代工业的造物,却被贴上了宫廷玉器,年代久远的标签,这想必是‘典’对杯子流传万世合理化的解释。在查阅资料时我们发现,写在‘典’上的器皿同样被多部史书记载。也就是说,‘典’改变了我们的历史。我没想到对人采取试验,但这当然不能便宜了消耗品们……”Dr.K垂下头注视着手中的咖啡,不再开口。

“所以你们对人的试验结果是什么?”Dr.Mo问道。

“你会看到的,我们可以等。”Dr.K笑笑,轻声答道。

“‘典’现在在谁手上?”

Dr.K没有任何隐瞒的意思,口气中甚至透出些许自信:‘我手上,上交的只是没有异常性质的复制品。不必担心我被问责,我们得等他自己找上门。’

“谁?”

Dr.K没有回答,低下头去抿手中的咖啡。


Dr.K对对方的出现表现得很高兴,他起身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Wj,你来了,可真让我好等。”

被称为Wj的男性没有表现出喜悦的神态:“Dr.K,我想我们有正事要谈。”

“是这样,可不是吗?不然你来这干什么呢?”Dr.K笑着挠挠后颈。“让我猜猜,是关于‘典’的吧。”

“你上交的‘典’被证实是仿制品,真品应该还在你那里。”Dr.Wj冷冷道。“请把真品给我,之前的乱子可以一笔带过。如果你真的对它感兴趣,我们也可以一起着手关于‘典’的研究。”

Dr.K没有回应对方的话。他脸上的笑容没有任何退却的意思,他绕到办公桌后门,从储物柜中拿出了对方索要之物。“Wj,你一定也了解到了一些‘典’对人的影响吧。”

他顿了顿,展开了“典”向对方展示进行人类实验的字迹。“与事物不同,被记录的人类不需要有长久的年代,不需要有荣华富贵的出生。这不难理解,留在我们脑海中的圣人很多都是布衣平民出生……但一个人想成为人们心中的圣者,就一定需要具备一些异人之处,也就是一定要有所贡献。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更有意思的发现。”

“从凡人向圣者的飞跃并不容易,这需要一定的媒介。这种媒介存在极大的不确定因素,人可以通过升官显贵而举世闻名,也可能直到死去多年后才被人发掘,也有如和氏璧一般受尽折磨、苦难、冷落才为世人所知者。在做了多组试验后我们得出了这样的结论:这些背景的产生并非是我们能决定的,这需要由‘典’本身来决定。值得注意的是我所提及的情况产生的可能性占有的比例并不均等……古代圣者历经苦难者比享受荣华富贵的多得多,不是吗?”

“你想说什么?”Wj问道。

Dr.K收起了微笑,微微垂下眼皮盯着面前的人;“特工Wj,1969年5月5日,在入侵站点时枪杀一名伽马级研究员。你记得这些事吗?”

Wj怔了怔,没有回答。

“你一定没有在意过你杀死了谁吧,毕竟在你看来这就是个小插曲,微不足道的小插曲。我现在可以直接给你答案,你杀死的正是埃夫特,CI战术研究部的埃夫特博士……”Dr.K的语气显露出些许激动,但他仍然在克制自己的感情。

他长出一口气,耸耸肩膀:“令我困惑的是埃夫特为什么会刻意隐藏是你杀了他的事实,不过现在你混的风生水起的样子似乎能解决我得疑惑了。Dr.Wj,在我了解到真相后我想象过无数种弄死你的方式,但现在我更想做个有趣的实验。我想看看被埃夫特愿意保护的人——哪怕是杀死自己的人,到底是个什么人物。”

语罢,Dr.K将‘典’朝向对方:“测试方法很简单:你和我的名字都被写在了这“典”上,我将与你展开决斗,而决斗的胜负全然由‘典’来决定,如果连‘典’都认为你是应该活在这世上成为圣者的人,你将不会死去。同样,这也是对我的测试。我们来看看谁将成为‘荣华富贵的造化’,谁将成为‘痛苦磨难的产物’吧。你带着枪吧,Wj。”说着,Dr.K右口袋中掏出一支手枪,并将枪口指向了对方。

Dr.Wj沉默着,再三迟疑后他抬起了自己的手枪对准了对方。枪上膛的声音传来,决斗中的两人齐齐看向第三者。

“Mo,我说过发生什么都不准插手。”这几乎是Dr.K在威胁一般发出的低吼。Dr.Mo迟疑片刻,将对准Dr.Wj的枪口缓缓垂下。

Dr.K收回目光注视着对方:“从我上膛的那一刻开始,你就可以开火了。”几乎没有停顿,Dr.K在“咔嚓”一声中将手枪上膛。

两人几乎同时扣动了扳机,但只发出了一声枪响。Dr.K抬起被打烂的右手检查还挂在其上的手枪,他发现自己的枪卡壳了,子弹并未射出。

由Dr.Wj射出的子弹击穿了Dr.K持枪的右手,打在了他的右胸上。Dr.K晃了晃,发出一声嗤笑,缓缓倒地。


Dr.Mo让这个浑身是血的可怜人躺在自己的膝盖上,用绑带将其被击穿的右手一层层裹上。

此时距离决斗结束已经过去了10多分钟,Dr.Wj在取得胜利后试图发挥自己的医学能力拯救自己的对手,却被Dr.Mo持枪喝退。Dr.K睁开了眼睛,脸上没有任何痛苦的神情。

“他拿走了‘典’。很快人们就会赶到,你会接受及时的治疗的,再坚持一会,Dr.K。”

“不要哭,又不是第一次这样了,不必担心。拯救我比拯救断腿的提线木偶还要容易。”

“你骗了他,你没有在‘典’上写自己的名字。”

Dr.K将头偏向一边,缓缓眨了眨眼睛:“在人们发现这件事后,用‘吸毒后的赌博’将这件事掩盖过去。明白了吗?”

“我不理解为什么你们要包庇一个要杀死你们的人。”

“啊啊,你真应该问问埃夫特。”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