讽刺卡车
项目 讽刺卡车
大小 长6.41米,高3.4米
类型 具有欺骗性外表的运输工具
有无知觉
有无潜在/当前危险 驾驶方式不稳定且有可能危及生命;乘坐者在任务后可能会遭受意外事故。
操作必要措施 一加仑备用燃料(柴油)
初始位置 八号基地
异常报告 拥有超自然能力且有知觉的车辆

使用程序

讽刺卡车被指定为运送高价值物品的特殊运输工具,目前利用其庞大的存储容量快速运送大量货物,为整个美国大陆的利益服务。储存在货厢内的货物会被送到一个独立的空间内。箱门关闭后无法取回货物。在打开厢门之前,操作人员应用一种由柴油燃料和孤儿的新鲜血液组成的特殊混合物擦拭卡车后侧厢门,以确保卡车不会高速弹出装载在内的货物。搬卸货物的人员偶尔可能会期望货物受不明力量操控而飘出卡车,并伴有干扰性幻视和幻听。尽管有时会被误释,但这只是卡车加速卸货的一种表现形式。项目研究、使用和收容专家的研究发现来自工作人员的口头鼓励能使该过程持续进行。

powellTheSatyrTruck.png

在经过一夜追捕后,最后一张拍摄于在逃敌人运输车上的照片。

thenullvoid.png

放置于讽刺卡车内的货物。

在物品运输过程中该项目倾向于自主驾驶,但允许人类随行以避免他人怀疑。 然而,只有被项目认可,亲和力指数为7.0及其以上且有足够能力应对项目的行为模式的人类个体被准许进入其驾驶室。驾驶员需进行长达7小时以上的高速对话,回答高语速且重复的问题,抑制以头部撞击仪表板并造成创伤的冲动,与实体进行有关山羊的对话,同时注意路面交通状况。驾驶或乘坐过讽刺卡车者应当在新月之夜来临前保持被隔离的状态,以免使他人受到影响遭受不幸之苦。

项目的储存方式与有知觉的,不可变形车辆的标准收容方式相似。 其收容室应保持较低的温度。由于任何容纳项目的封闭空间都将充满硫气和水蒸气,收容室必须保持通风。正常情况下,每周的清洁工作应在男性神职人员的协助下进行。 严格禁止过于频繁地清洁,尤其是在沿海地区行驶时。 虽然项目对损坏有一定抗性,但其结构完整性仍然会被海水侵蚀。

若货物为有生命的人类个体且需保持其心理健康,则应在装入货厢前注射麻醉剂。 ██/██/████事件发生后,驾驶员被严格禁止在运输过程中对自己使用麻醉剂。由厄运引起的,强度在合理且非致命的范围内的意外事故将会发生在其乘坐者身上,直到新月之夜降临。

报告

讽刺卡车是一辆RMC 6级改装中型厢式卡车,该型号属于五十铃(Isuzu1)汽车制造公司。项目的货厢内部完全被Sannonic神秘符号覆盖,这些符号作为恶魔契约仪式的一部分,具有很强的神秘意义。解析后的铭文显示项目被植入了ii类恶魔实体的元件。当发动机启动时,其颜色呈现为亮红。启动卡车的引擎将允许项目与实体交互并显示出其特性。

启动瞬间,以项目为圆心直径为10.6米的范围内将发生灾难性异常现象,除项目本身及其内部物质之外,所有在此范围内的物体、生物体和建筑物都将受到影响。机器有较大概率发生故障。一些特定的声音会被放大,如雨声,雷声和人声。此外,该范围内的山羊和其他Capra属动物会主动寻找并攻击附近的人类。其他的一些异常现象也经常发生,包括怪异的噪音,周围环境突然变暗,以及自燃。一旦该地区不再位于项目的影响范围内,所有异常现象将瞬间停止,但其影响仍会持续。

项目的货厢内部只能通过上文所述的特定仪式进入。任何放在其内部的物质都将被运送到一个独立的空间内,在此过程中货物似乎会被去物质化。观测录像显示该空间似乎是静止的,完美地保存了非欧几里得空间中的所有货物。目前该空间大小尚不明确,但推测其体积有限。进入内部的人员尝试观察周围的环境,发现它极其混乱且令人不安。

随着储存的物质数量增加,其被“错放”的可能性随之增加,导致可能需要花费长达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取回储存物。关于该问题,项目拒绝透露任何细节。尽管IRUC推测,项目能通过某种方式知晓存储操作是否过于频繁,需控制运输货物的数量。

当未激活时,实体将处于惰性状态,由于存储在内的物质在下一次激活前无法接触,因此其具有抗损坏性。若将项目停于空旷地带,观察员可能会注意到山羊自发地聚集到卡车的周围。

附录 (摘录)

装运单 AbW0894: 货物详情保密
驾驶员编号: C.M.

T+00:00

[C.M. 登上驾驶室,启动引擎。接着,他的手表着了火,并被弹出驾驶室的车窗。]

S.T.: "如果那块表是正品,它就不会着火。我只是减少你浪费在无用消费上的时间。不必感谢我。"

C.M.: "你人真好,Satyr2 Truck先生."

S.T.: "叫我Powell。我觉得这个名字很酷。 我建议你这样叫我,让我好给你也起一个帅气的名字。"

C.M.: "没问题,Powell。"

[C.M. 踩下油门踏板。当卡车驶离八号基地时,天空开始隆隆作响。C.M.几乎在高速公路上撞上一辆失控的叉车。运输开始。]

C.M.: "话说我还挺好奇你会给我取什么样的绰号,我从来没有机——"

S.T.: [打断] "闭嘴,蝼蚁!我在开车!"

C.M.: "Ah,right。我的错,抱歉。"

[一阵沉默。]

S.T.: "开玩笑的,人类!"

C.M.: "哦! 我—啊啊啊!"

[一只山羊突然出现在前面的路中间,向卡车冲去。它在撞上卡车前向前跳跃,落在引擎盖上。这只生物的头转向面对驾驶室的驾驶座。和C.M.四目相对。]

S.T.: "我们将经历一场精彩的冒险。"

T+02:00

S.T.: "嘿,那是我们看到的第二十辆抛锚的车。我的最好记录是67。我打赌我们无法被超越!"

C.M.: "希望我们不会像它们一样。"

S.T.: " 我们三十分钟后再上高速。让我们看看会发生什么。”

C.M.: "我们应该避免引起别人的注意,Powell。"

S.T.: "说服我为什么,朋友。"

C.M.: "第一,我们后面载着非常重要的货物,在路上造成任何的异常死亡都会让我们被敌对组织追踪。"

S.T.: "不一定非得是异常死亡。我可——。"

C.M.: "开你的车!我是说……移动!拜托了,只要向前转动你的轮子就好!听着,别害死我们!"
S.T.: "你不信任恶魔的力量,凡人。你不像你的先祖们。"

C.M.: "也许是吧,毕竟你很难相信一个总是制造混乱还不断质疑你的一举一动的人。"

S.T.: "……这话的确伤到我了,人类。你的担心是可以理解的。在我们剩下的旅程中,我将尽量避免周围平民因我的疏忽而陷入危险。我现在要继续完成我的任务了。"

C.M.: "嘿,嘿,嘿,不……这不像……我不是那个意……好吧,我很抱歉让你有那样的感受。

"说实话,我今天过得很糟糕。我和我的同事收殓了一具尸体,呃,我朋友的尸体,他们让他参与了钳形棺的实验。以及主管突然闯了进来,告诉我们他要削减我们的薪—— [无关内容自动删除] ——所以他们让我代替死去的那些人,并成为你今天的司机。我当时就在想‘哈?什么鬼?’真是糟透了。"

S.T.: "可以理解。你今天不得不忍耐这些糟糕且令人痛苦的事儿。你还想继续完成这个任务吗,搭档?"

C.M.: "我想会吧。谢谢你愿意听我说这些。”

S.T.: "我非常清楚被强迫去做一件你不想去做的事,却无法说出自己的想法的感觉,凡人。你的抱怨让我回想起当我那威风帅气的形态被困在这个躯壳里时所感到的沮丧。直到现在我时候还会为不得不在这样一个行动缓慢,笨重的躯体里履行我的职责而怒火中烧。我渴望用我自己的蹄子在这片森林里奔跑!渴望重获自由归于山林!至少也要当一辆兰博基尼!"

C.M.: "但是,嘿,我们无法控制事情的发生,对吧?我们只能选择如何应对。

卡车鸣了两下笛,像是在表示赞同。

S.T.: "如果我播放一些我珍藏的音乐,也许可以让你更好受点?"

C.M.: [一阵沉默] "好。"

FM电台播放p.调的人类尖叫。

S.T.: "我……我觉得它起了反作用, Powell…"

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摄像机记录下了C.M.几次试图打开驾驶室的门。但所有的尝试都失败了。

T+04:00

[长时间的沉默]

S.T.: [突然地] "很好,年轻的人类,你已经通过了第一个测试。你想让我开始下一个测试吗?"

C.M.: "当然可以,尽管来试。"

[驾驶员身上突然冒出火焰。在他拼命灭火的时候,车轮失去了控制。]

C.M.: [尖叫] "我的舌头!它烧熟了!"

T+06:00
C.M. 要求在加油站停车,并去一趟洗手间。

S.T.: "我觉得我们应该多了解一下对方。"

C.M.:

S.T.: "你有觉得周围的人误会了你吗?"

C.M.:

S.T.: "我一直想问你……

C.M.: ……我不想说话。"

S.T.: "好吧,好吧,对不起,但我对每个人都开了这个玩笑! 他们只是手忙脚乱地去扑灭它,然后就没了。烫伤的程度几乎没有三度! 无论如何,我才是开车的人。你不用担心在忙着搞自保的时候,还要注意路况。来吧,凡人,你真的从来没有被火烧过吗?

C.M.: "没有一个正常人会喜欢身上着火。"

S.T.: "我不认为你们这群人中有谁‘正常’,但随便吧。下次我会考虑到你的弱点。毕竟你知道我曾经共事过的人对火有极强的抵抗力"

C.M.: ……

S.T.: "喂,人类,你在干什么?我们到底走不走了?”

C.M.: [自言自语] "就他妈1分钟,你这个疯狂的神经病卡车。"

S.T.: "我在等你的指令呢,人类!!"

C.M.: "我还在等我的眉毛长回来呢,Powell。再等一下,等我把眉毛画好。”

更多片段即待揭晓。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