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星
评分: +8+x

Dr.Ling双手握住握把推着轮椅在草地上前进着,轮椅上的人默然的注视着夜空。“你按照我说的做了吗,Ling。”

“已经照办了,最近的守卫离这里也有200米,为了安全考虑……”

“不,为了安全考虑以我为中心的300米内都不要有闲杂人等跟随。”轮椅上的人有些不耐烦地打断了对方,目光由夜空移向了前方。“这次我所说的话都将会被记录。本来也不该让你来,但多派一个人来总是好的……至少能提高任务的落实性。”

Dr.Ling没有做出行动,只是继续推着对方前进。“现在只剩你我二人了,Xie。你所说的记录是因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回避闲杂人等?”

“你听说过占星术吗?Ling。”Dr.Xie沉默片刻,“从人类开始注视夜空开始,他们便对有关星空的一切充满疑惑。伴随着进一步研究,占星术这种古老的学问产生了。这虽然听起来像是神话故事里的法术,但在当下这不难理解。当你仰望星空的时候能看到什么?星星,月亮,和无限的黑暗。但在我眼里他们就是一部书,写满了即将发生的事的书。我不属于奇术师,但我却善于从星空中解读答案。我能从流星中快速获取信息,它们就像是信息条供我阅读。”

Dr.Xie抬起右臂,挥挥手示意对方停下。“每个星星就是一个魂灵,每当有星星坠落,就代表魂灵的泯灭。每当有魂灵泯灭,就会有人落泪。这自然是口口相传的说法。在书中也有关于陨星的记述,更多则描述为众神,眼睛尔或是梦魇。也许带了些神话的色彩,但无论哪种总能让人感到敬畏。我从流星中读到的信息很特别:将死之人的名字,他的未来及死法。之所以称他们是将死之人是因为他们将会在一周内以流星呈现的死法死去。”

Dr.Xie再次沉默了,这次他低头注视着自己的假腿。“这原本就是上天规定好的事,也就是所谓的天机。自古便有说法‘天机不可泄露’,的确如此。在一次观星中我看到了一个人的名字:███,很熟悉,对吗?这个年轻的人带着我们走出了最令人绝望的时刻,但他本应死于伤寒。在发现这件事后我调动了我能调动的一切资源去救治他。成功了,结局变成了现在的样子。但泄露天机的代价很快就降临到了我身上。”

“那感觉就像是一层柔软而与常温无异的薄纱覆盖在脸上。那是不可观测的,更像是液体,甚至能顺着躯体流淌下去。它会顺着鼻腔涌入人的体内,这感觉和溺水无差。这层纱是有质量的,你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摆脱它,它早已覆盖了你的全身你甚至连手指都难以活动。我不得不跪倒在夜空下,忍受着窒息感和压迫感。整个过程持续了至少1分钟,我的脊椎严重受损,锁骨骨裂还失去了双腿,其他的错位更是数不胜数。这就是泄露天机的惩罚。”

“也就是说你完全可以使用这个能力去拯救成千上万的人,不是吗?”Dr.Ling仍然没有将目光从星空移开,她的问题令Dr.Xie有些恼怒。

“没有人是不怕死的,Ling。我不可能为了那些与我毫无关系的人再去试着逆天改命,这样对我无益。哪怕我有这样的觉悟,带来的负面影响也是不可控制的。不仅我会搭上性命,我所珍视的事物也可能因此受到牵连。”

“那这次是来看星星的?何必搞得如此严肃。”Dr.Ling的语气中流露出些许嘲讽。

Dr.Xie摇摇头,以一种极其虚弱的口吻答道:“我现在不想开玩笑,Ling。他们预测到了一次流星雨,规模很大且就在站点附近,也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为了避免突发事件他们安排我来观测这场流星雨。”

Dr.Ling怔住了,她没想到属于乐天派的Dr.Xie此刻会显得如此局促。“按你所说,如果你真的影响了结局,你不就……”

“时间到了。”Dr.Xie草草瞟了一眼手表,随后仰起头注视着头顶的星空。不出半分钟,从视野范围内划入了数颗迅速且光芒微弱的流星。Dr.Xie摇摇头:“这不是我们要等的。他们都是平民,死于流感,肺炎等疾病。真是再平常不过的死法。”

近两分钟的等待后,从视野的角落出现了数十颗明亮的流星,它们可见度极高且几乎重合在一起,在夜空中划分出一道分界线。Dr.Xie抬起右手,仔细清点着那群流星,脸色有些发白:“特工███,将会死于枪杀……Dr.███,死于爆炸……为什么会有内部人员?”Dr.Xie说出了数个来自站点的名字,无一例外死于枪击或爆炸。

“还有少数我无法认出的人,他们大部分也死于枪杀……他们是谁?为什么会死在这附近?”Dr.Xie低下头,右手握住下颚陷入了沉思。忽然他抬起头,脸色难看的像是褪皮的桦木。他惊恐地看着四周,随后懊恼地长叹一声。他开口了,语气中流露出了极度的无奈。“Ling,在七天内站点将会遭到外来入侵,主要攻击方式为人员入侵和轰炸。这次事件将造成我方大量人员伤亡,其中也包括你我。必须让整个站点进入一级备战状态,随时应对……”

Dr.Xie收了声。一颗璀璨且速度极慢的流星进入了他的视野。他的表情由无奈转为了恐惧,又从恐惧转为了绝望。“死者:上官邪 死因:意外死亡。这是属于我的流星……”Dr.Xie收回了目光,有些僵硬地侧过脸,从他的牙缝中挤出了几个字:“快跑……”

Dr.Ling一愣,她抬起手尝试去推轮椅,却被Dr.Xie阻止了。“远离我,快远离我.”轮椅上的人紧握着扶手,咬牙切齿地低吼,声音像是一个要窒息的人发出的。Dr.Ling后退两步,转身向来的方向跑去。

那是一阵夹带着白色雾气的风,由正上方吹向Dr.Xie。轻抚了他的脸庞,将他的头发勾起。他随即碎成了肉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