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神之地位

Zavelo博士停了下来。真的,不是这样的,他现在看到的、闻到的、听到的和触摸到的并不是他所曾坚信不疑的宇宙。不,它是空白的,白色的,就像他刚刚为了进入一个新的宇宙而摧毁的那个宇宙一样空虚。他期待着迎接他的是宇宙和火焰的号角,听到遥远而又响亮的太阳的余辉1,以及在他周围的起始。他期待天体、黑洞;双星系统;五颜六色的星云围绕着他旋转,但是并没有……

什么都没有。他什么也没看见,完完全全没有任何东西。

他抓了抓脑袋,因为至高存在们自己也需要满足他们的欲望。他在那个空间点上站了一会儿……或飘了一会儿,思考着该怎么办。

他试了试自己的能力,看能不能在这里起作用,他苦思冥想,张开手掌,里面冒出了一团小火苗,他把手合上,它就不见了。啊,他说道,我有控制权,我还不如毁了这一个,再去找另一个,也许这次我会更幸运。他闭上眼睛,聚精会神地感知着这个宇宙的每一个角落,他伸出手去摸宇宙的四角,开始把它向内拉向自己。

不知何故,在某个地方,他可能已经开始怀疑自己是如何做到如此伟大的事情的,但他很快就把这个念头抛之脑后。宗教的一部分总是围绕着盲目的信仰,而不去努力思考,担心如果你这样做了魔法就不会起作用。这是灵魂的安慰剂。所以,出于对他的神性的恐惧和安全,他完全忘记了去思考一个人是如何成为神的。

他能感觉到宇宙变得越来越小,所有的能量都在压缩和加压。当他呼吸时,他能感觉到纯粹的力量进入他的身体。
“停下来!你在干什么!?”

Zavelo博士停了下来…然后转过身。

站在他前面是一个…人,一个每眨一次眼睛神情就显得更困惑的人,这个人看起来很年轻,可能30来岁,尽管他有几条皱纹,但看上去还是不显老。他和Zavelo一样,穿着一件实验室外套,从左前臂到手上有一道伤疤。

他盯着Zavelo,他脸上的表情一半是害怕,一半是惊讶。这两个人面面相觑,想弄明白对方是什么人,为什么自己的命运和对方一样。有一段时间,他们一句话也不说,整个宇宙一片寂静。Zavelo博士松开了对宇宙的控制,宇宙又开始膨胀,以令人钦佩的速度吸收失去的空间。
当这个陌生人感到最后一片失去的空间又一次被宇宙的空白填满时,他开口问道:你是谁?你为什么在这里?

Zavelo博士答道:我是Zavelo博士,我变成了一个神,他望着那人,半是迷惑,半是恼怒,你是谁?

那个陌生人感到受了冒犯,但并不太在意,说道:我是Glen研究员,我也变成了神。

Zavelo博士的眼睛微微抽搐了一下。如果知道了还有像他这样的人,他的计划会更加复杂。还有,更烦人的是……如果有更多这样的人呢?这是一个固定的情况吗?也许我能让逐渐消失。当这个陌生人像他的新伙伴一样沉默时,他能感觉到一股虚无的浪潮把他撕成碎片,刺入他的骨头。

那人倒了下去,半咯咯地笑着,因为浪潮集中在他的脖子上,把他呛住了。力量移到了他身体的其他部分,他身体里的质子和电子一次又一次地改变电荷,在这个过程中,大量的能量和物质从他的身体里喷涌而出,散布在广袤无垠的宇宙里。

他的大脑感觉就像是几根带槽的螺旋形针被插得更深了,他的身体被电流贯通,这些电流关闭又重启了他的器官。他的眼睛沸腾了,他的意识简单地消失了,爆炸了,大爆炸开始了。

那个陌生人,Glen,死了,他的身体消失在第一个星云里。

Zavelo博士感觉非常好,他喜爱取人性命的感觉,而额外的好处是创造了我们所知道的所有其他生命。而且,在他杀了那个人之后,他觉得自己更强大了。他感到有能量从死神中分离出来,进入他的身体,使他的身体充满两个神的力量。这给了他很大的帮助,让他感到心满意足。神的食物依赖于其他人的死亡。

太令人满足了。

他看着他周围新生的、羽翼未丰的宇宙,有一段时间,他很欣赏这里的美景。

一种感觉隐隐约约地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很快就渗透到他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那是一种厌恶、恐惧和痛苦的感觉,这是痛苦至极的,他咬紧牙关,听到了一个声音。

我没死,Zavelo博士,我永远也不会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