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

Meta Wonderrat站在被焚毁城市的高塔上。他自由了,尽管如此动荡。他成功了,他已经从档案馆中逃出。他俯瞰着化为焦土的城市。“太糟糕了,这次我的证明书掉了进去,所以我不能确定我是否真正的自由了。”

这与上次档案位于档案馆之外的情况差不多1,梅开二度。

Meta举起他的白色圆筒帽,似乎是在向路过的人致意。“在无人阻止我的时候,我可以做很多事情。”Meta知道,他在档案馆之外的时间仍然没有被设置为永久2。每一天都可能是他再次被他无法控制的力量拖下水之前的最后一天。

他从不认为自己是全能的,他知道更强的力量会随时把他击倒,没有什么能像这一层楼的木偶一样集合起来对付他。

Meta走下楼梯,进入了伤痕累累的摩天大楼。就在这里,在屋顶下的最后一层,他建立了一个车间。他走到一堆没有脸的木偶前,抓起一个,开始将它转变。首先他把木偶放在一张纸上,仔细观察。“你是谁?我为什么应该关心这个?”

放在木偶下的纸上显现出一段话:“副上校海拉·埃弗格莱德,我现在正透过那扇几乎关上的门观察你。”

Meta咯咯地笑了:“你为什么在那儿?”

“我们在档案馆里找到了一些文件,它们把你和这个地方联系了起来,从那时起,我们就一直在观察这里。我的警报器响起的时候,我正在房间里,在你下楼的时候我就穿过了门。”

木偶发生了变化。现在它看起来像一个身着战斗服、装备着突击步枪的无脸女人,木偶的金色长发从黑色头盔里披了出来,一直垂到她的肩膀上。

“你现在感觉如何?”Meta抓住木偶,把它从那张纸上拿了起来。

“我很害怕,我知道我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保护自己,如果我松开门,它就会吱呀一声打开,暴露出我的位置,有一个怪物就在我面前,我不应该离得这么近。”纸上的文字还在扩大。

“你认为现在会发生什么?你为什么会这样想?”Meta把木偶举过头顶。现在它有着一张二十岁出头的女人惊恐的脸。

“我现在就要死了,那个东西知道我在这里,它好像把我变成了一个木偶。”

“没错。”Meta张开嘴,露出了喉咙内部,一个迷宫般的红色炽热发光齿轮。Meta把木偶扔进他的喉咙里,炽热齿轮立即开始工作,碾碎与灼伤木偶。

两声惨叫在房间里回荡。其中一声从Meta的喉咙里冒了出来,在Meta闭上嘴的那一刻又安静了下来,另一声惨叫从通向房间的一扇门里传出来。

Meta走到门口,把门打开。副上校海拉·埃弗格雷德躺在地上,挣扎着,哀嚎着,她的身上布满了方形的瘀伤和烧伤痕迹。Meta低头看着,她在他的脚下被撕成碎片。她的身体变成了一堆乱七八糟的熟肉块,都认不出来这是一个人了。

“抱歉,你碰巧发现我在创作,抱歉,你所经历的太恐怖了。”Meta的声音仍然冷漠,他的声音里没有一丝后悔。Meta的红领带一直粘在他的白色西装上,就像种在了上面一样。“我不喜欢木偶,你的存在是为了证明一个观点,”地板上的那堆东西发出嘈杂的痛苦呻吟,“从你的角度看,这一定像一场悲剧,只是你运气不好,迎来一个毫无意义的死亡,”Meta蹲下身,仔细观察海拉·埃弗格雷德的脸上还剩下些什么,“但对我来说,你的存在就是为了这个命运,你实现了你存在的目的,给了我10分钟的娱乐时间让我明白了这一点。”

Meta站起来,转身离开,“我为此感谢你,海拉·埃弗格雷德。”Meta走到他的工作台前,把那张纸放进了口袋。他走出房间,分裂者再次丢失了他的信号。


警报发出20分钟后,救援小组进入大楼,找到了海拉·埃弗格雷德的残骸。她的身体似乎完好无损,她好像是靠在一间空房间的门上死去的。尸检显示,她遭受了某种形式的中暑,并有几处被棍棒击中的伤痕。分裂者在她的口袋里发现了一张她自己手写的便条。

“感谢你给我带来的乐趣。”在这句话下面,她画了一顶圆筒帽,把数字6挡在帽边。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