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齑粉
评分: +8+x

2020/5/5,阿尔卑斯山脉秘密研究所

“请开始你的实验,Tam博士”

接着,白发苍苍的Tam博士走进了这间空旷的实验室,里面只摆放着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桌子上平放着一本书和一只钢笔

Tam博士坐到桌前,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他向那只钢笔伸出了手,却又悬停在空中,仿佛在犹豫到底要不要拿起这支笔

“Tam博士,请尽快开始你的实验!” 实验室内的广播不耐烦地催促到

Tam博士愣了一下,接着拿起了那支笔,颤颤巍巍地在那本书第281页上面的空白处写下了一段话:

“SCP基金会主要站点内的人员将全部消失,混沌分裂者将击败SCP基金会”

随后,他放下那只钢笔,身体靠在椅子背上,眼神空明地望着前方,嘴里低声重复着一句话

“这样做你们一定会后悔的……”


2020/8/5,混沌分裂者中国分部27号基地

“指挥官,三枚导弹性能指标均正常”

“准备发射!”

“是!”一名控制台前的士兵拉下了闸门开关,三枚产自美国的“和平守护者”洲际导弹从地下发射井中露了出来,目标锁定在了九千米以外的一个GOC基地站点

“发射进入倒计时……30…29…28…”

这时,指挥官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摁下了接听键,把手机放到耳边,随后脸色稍微变化了一下

那名士兵也感觉到了不对,回头却发现黑洞洞的枪口正在对准自己,他惊讶着叫了起来

“长官,你在做什……”

接着是一声沉闷的枪响

“指挥官”收起手中加挂消音器的手枪,迅速跑到控制台前并停止了发射倒计时,然后在控制台中重新输入了一串坐标,接着拿出手机,迅速地发出了一条简短的短信

“任务完成”

而那串坐标,正是混沌分裂者中国分部11号基地的坐标


2020/8/5,混沌分裂者中国分部11号基地

Tam博士坐在办公室里,左手端着一杯咖啡,右手拿着一沓记录实验的资料档案,良久,他对着那份资料摇了摇头

这时,一串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此刻的宁静

“咚咚咚”

Tam博士放下手中的资料和咖啡杯,不慢不急地打开了办公室的门,门外站着一位全副武装的特工:“Tam博士,请立刻随我撤离,目前11号基地正处于被洲际导弹锁定的危险中!”

随后,在特工的带领下,Tam博士迅速来到了一架即将起飞的武装直升机前,待到Tam博士登机,直升机立刻起飞,过了没多久,一枚“和平守护者”洲际导弹击中了11号基地,这里立刻变成了一片人间地狱。“到底发生了什么!”Tam博士望着窗外那惨不忍睹的一切问到

“一股未知的势力全面进攻了我们几乎所有的主要基地”那名特工解释到“他们甚至渗透了27号基地并夺取了导弹控制权!”

Tam博士埋头想了想,突然明白了什么:“是那本书!都是那本书惹的乱子!我必须回阿尔卑斯秘密研究所去终结这一切!”

“什么”面前的特工一头雾水。Tam博士刚想解释,一串滴滴的电子警报声却打断了他们,直升机驾驶员回头喊到:“全体警戒!我们被地对空雷达制导导弹锁定了!”接着,驾驶员猛踩下了油门,并摁下了投放箔条诱饵弹的开关

那枚导弹被箔条诱饵弹吸引住了,驾驶员立刻松了一口气,但这时一枚“毒刺”地对空导弹却击中了直升机的尾部,整架直升机立刻失控,并向地面砸去

“轰”

那架武装直升机坠毁在了一篇森林里,Tam博士缓缓睁开眼睛,看着眼前模糊的一切以及逐渐逼近自己的燃烧着的汽油,他深深叹了一口气,然后闭上了双眼


2020/5/5,阿尔卑斯山脉秘密研究所

“Tam博士,请尽快开始你的实验!”

Tam博士拿起面前的钢笔,准备在书中书写,这时一个很熟悉却又令Tam博士感到陌生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请立刻停下你现在做的事,你知道那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Tam博士回头,却惊讶地睁大了眼睛——面前站着的不是别人,就是另一个自己!

不同的是,面前的Tam博士脸上多出了几道伤疤,看上去是被烧伤的

“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和我一样!”Tam博士质问到

面前的人没有回答他,而是把一沓资料甩在他面前。“看看这个吧”他面露愤怒的神情“你就会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Tam博士弯腰捡起那沓资料,一字一句地浏览着

Tam博士握着资料,他的手在不停的颤抖着。最后,他把目光锁定在了档案记录的时间上

那串时间正是三天后:2020年8月5日

Tam博士看向面前这个男人,面前的人正在对着他微笑

“你到底是谁!”

这个人从自己的上衣口袋中掏出一张员工证,上面的名字正是“Les Tam”

“在我经历你本该经历的一切时,我留了一个保险,我在书中写出了一行本不应该出现的字迹,正是这行字,让你我相见于此处,我本是一个该去见上帝的人,却来到了你的面前”

“我相信你知道按照组织的指令去做会有什么后果,就像我,我来到了现在,我改变了过去使未来的噩梦不会再次发生,但是我——我的时间不长了,我只有一小段期限可以呆在这里,这段期限具体有多长我也不清楚,但我可以确定它是非常短的。因为我的时间——未来的人来到了他的过去,并且改变了过去,那么这个人终将会被时间所反噬”

“我相信你清楚组织一定会继续要求你做这些该死的实验,你只是为了你的家人才被迫接受组织的指令。你应该清楚我心里在想什么,因为我们的思维是一样的”

“因为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2020/7/5,作战会议室

“我早就说过这样是行不通的!”Tam博士望着面前几名高层管理人员,气愤地说到“我们不应该这样鲁莽地用项目来进行作战计划!你知道这会引起什么后果吗?它差点让混沌分裂者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 “Tam博士,请你冷静一点,你这样说有什么依据吗?”一名高管问到

“当然有!”Tam博士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拿出了那几张“来自未来的”资料,甩在了几名高层管理的面前。一名高管拿起这份资料浏览了一遍,眼眉稍微向上翘了翘,对Tam博士说到:“Tam博士,这是一份来自2020年5月8日的资料,我们怀疑你有伪造资料的行为,如果这份资料未能通过鉴定,那么我们有权利对你进行处分处理” 话音刚落,一名工作人员接过资料,送到了鉴定资料真伪室中

几分钟后,这名工作人员跑了过来,在一名高管耳边低语了几句,这名高管随即神色大变,接着对Tam博士说到:“经过我们的鉴定,这份资料的隐藏水印以及镂光线均可以证明这份资料的真实性,所以Tam博士,你是如何获得这份资料的?”

“抱歉,这点恕我无可奉告”接着,Tam博士顿了良久,又说到:“同时,我打算辞去目前所担任的所有职务”听到这里,几名高层管理立刻小声议论起来

“Tam博士,你的才能是所有人都认可的,如果你执意要辞去你现在担任的所有职务,你将会失去所有的福利和保险项目,同时我们会撤销对你家人的保护,你确定要这样做吗?”

“我确定!”

几分钟后,一份离职协议送到了Tam博士的面前,他在这份协议上签下了自己的姓名,没有丝毫的犹豫,随后大步走出了会议室

这一次,他的手没有颤抖


2天后,Tam博士被发现死于他的办公室,推测为服用过量安眠药物导致死亡。在整理Tam博士遗物时发现了一本日记,部分摘要内容如下:

2020/16/2,天气:晴
今天是我的67岁生日了!我这个糟老头子又离死亡近了一步,同时这个生日我收到了人生中最好的一份礼物:我被提拔为“史书”项目的研究主管!努力了这么久,我终于拥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研究项目!上层说我具有常人不具备的能力,在今后的日子中,我一定要努力工作,为混沌分裂者中国分部多做贡献

2020/21/3,天气:晴转多云
事情开始变得棘手了……项目的不稳定性在最近几次实验中逐渐显现了出来……我现在有些后悔在那本书上私自写下那句话,它让我受到了万劫不复的诅咒……我总是能看到一些幻觉,或者说,这是真实的。每当我闭上眼睛,我仿佛就回到了过去,而且这种感觉是无比真实的……我甚至感觉我就身处那个时候,而且最近这种幻觉出现的越来越频繁了……它无法像其他影响那样仅靠撕毁或擦除就可以消除,我现在只能靠安眠药来压制这种感觉……但愿今后的日子会好起来吧

2020/4/5,天气:多云
越来越糟糕了……这一切都是命运搞的鬼,高层给我下达了一条一条指令……而且这条指令由我来执行,很好,他们成功地让我做了一件我极度不愿去做的事情。尽管我已经警告他们不要再对这个天杀的项目进行实验了,明天就是实验进行的日子,我知道这样大幅度地使用项目一定会带来不可逆的后果……希望这个后果可以让混沌分裂者少付出一些代价,愿上帝保佑我们吧

2020/10/5,天气:阴转小雨
三天前,我辞去我在任的所有职务,包括“史书”的项目主管。也许他们真的认为这只是一本可以修改历史的书,可他们却从来没有想过,人类真的有足够的力量与时间相抗衡吗?“时间悖论”完全有可能发生在我们的身上,我现在已经深深地陷入了时间的诅咒,每当我闭上眼,我就会看到我的妻子和我的女儿……啊,她们在那个空间一次又一次地被杀死,我也曾经试图去拯救她们,可我却从未成功。当我醒来时,我又来到了另一个时间线……我站在未来与过去的地平线上,我已经无法分清幻觉和现实,或者说,幻觉就是现实。安眠药已经无法压制我的诅咒,唯有死亡,才能让我彻底得到解脱,才能让我从那万劫不复的梦魇中得到救赎

到此为止吧,混沌分裂者,万岁


“主管先生,这里有你的一份邮件”

“哦?谢谢你”

Lance主管接过那封邮件,打开发现里面有一张纸和一个光盘,纸上面写着一串凌乱的字迹

嘿,老兄,这是你要我帮你调查的东西,都在这里了。我天,这玩意他妈看得我一脸懵,我的脑子现在有乱,可能是最近猪脑吃多了,我要去好好养养生了,祝你好运,老兄

——你的朋友,Edgar Jones

Lance主管对着那串凌乱的字迹无奈的笑了笑,随后把那张光盘插入到了旁边的办公电脑中

光盘的内容,是一段视频

视频中,一位脸上有疤痕的老年男人走进了Tam博士进行实验的秘密研究所,他的疤痕看上去是被烧伤的。过了大约30分钟,他走了出来

随后画面一转,视频呈现的景象为一篇墓地,正中央的那块墓碑,正是Tam博士下葬的地方

天空中下着小雨,那个脸上带着疤痕的男人走到墓碑前,为面前的墓碑系上了一条红色的围巾,小雨无声地下着,但是他却没有带伞

不远处,天空中一片模糊的东西正向这边移动着,那东西就像一个深色的漩涡

那个男人转过头,看向那个漩涡,就在那一瞬间,他的脸被摄像头拍了下来

那个人正是Tam博士

随后,Tam博士闭上了双眼,直到那片漩涡完全将其吞噬,然后消失

Lance主管看着视频中的一切,沉思了几分钟,随后端起旁边的咖啡杯一饮而尽


阴沉的天空中,雨点逐渐滴落下来

Tam博士轻轻地踏过公墓的小径,来到一座墓碑前

Tam博士将手中的红围巾系在面前的墓碑上,然后用手轻轻地将落在墓碑前的落叶拂去

Tam博士将他面前的这座墓碑清扫完后,竟一时想不起这是谁的墓碑

他下意识地问道:“你是谁来着?”

他看了眼墓碑上的名字“Les Tam”

突然,他的背后空间发生了扭曲,天空中,一个漩涡正在向他缓缓移动过来

他看着那个漩涡,仿佛明白了什么

“哦,该死。我早该想到的。”

随后他闭上眼睛,准备接受自己的命运

然后他便消失在了那片漩涡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