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决胜负,亦决生死
评分: +6+x

郊外,一座年久失修的废弃工厂

“轰——”一个男人用力推开这座工厂的大门,拍了拍身上的土,向工厂的深处走去。不一会儿,他就到达了这座工厂的仓库,只见仓库的窗户前站着另一个人。那个人没有回头,而是望着天空,说到:“今天的天空万里无云”

“狂风和骤雨即将到来” 进来的男人回答。这时,那个人才转过身来

“你就是Jones?”

“嗯”

“好”那个人向这个叫Jones的男人走来“这是你们要的东西,按照规矩,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说完,他拿出了一个纸包。Jones一手接过纸包,一手把手提箱交给他。他把纸包放进自己的衣服内袋里,朝门的方向走去。“等等,”他停下脚步,回过头,却发现黑洞洞的枪口正在指着他的头。“也许你们的条件很诱人,但他们给的钱更多……现在,老实地呆在这,他们的人马上就到”

“好吧”Jones无奈地把手举过头顶,“可我不明白,你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他顿了一下,接着说到:“你难道不怕给自己惹上杀身之祸吗”

“杀身之祸?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要的只是钱”那人用手中的枪指指点点,这时,枪不再指向Jones的头。“我可不是那些什么懦夫和胆小鬼!” “但是……” “什……”

“快枪决胜负”

就在一瞬间,Jones拔出腰间的配枪,那人也急忙把手中的枪指向Jones……
“砰———”
枪响了
一颗9毫米子弹精准地击中了那人的脑干,没有引发痉挛
他惨叫着倒在地上,一枪毙命,鲜血从伤口中流出
“十环,又进步了”Jones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我得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就在这时,工厂外传来了汽车发动机的声音,Jones跑到窗口,只看了一眼,他就认出了那个由两个圈和三个箭头组成的标志。“基金会!”Jones不得不倒抽一口冷气,“看来事情变得有些棘手了” 他从自己的装备腰带上取下两枚MK II手榴弹,又取出一卷鱼线…… “尝尝这个吧” 他把鱼线绑在手榴弹上固定好,再系在门边上,同时脸上露出狡猾的笑容,随后迅速向工厂的后门跑去。


不远处,两个人站在小山坡上,观察着整个战场。“Edgar Jones,中士,26岁……”旁边看起来像副手的人念着手里的一沓资料。“队长,我们真的有必要出动这么多队员吗”

那个被称为“队长”的人点燃了一支烟:“混沌分裂者诡计多端,我们应该把每次计划都做到天衣无缝”
过了一会儿,不远处的工厂传来了爆炸声。

“看吧” 队长掐灭快被吸完的香烟,“他就像一只狡猾的兔子,而我们就是猎人。但即使他再能跑,也终究无法逃过我们的掌心”


Jones拼命地跑出工厂,身后传来的爆炸声让他清楚的明白敌人已经快要追上来了,前面就是一片森林,穿过这片森林,就到达了事先约定好的撤离位置。他拿出对讲机:“呼叫基地,呼叫基地……”可回应他的,只有嗡嗡的杂音。“该死,他们一定是干扰了这篇区域的信号!” Jones想到。突然,他感到什么东西照射了一下自己的眼睛。“狙击镜反光!” 他意识到有狙击手在瞄准自己,可是已经迟了: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右肩,子弹的冲击力让他栽倒在地,自己的身后也传来了有人跑动的声音。“可恶!”Jones忍着剧痛,拼尽全力向前方跑去,同时做着不规则的跑动轨迹。那名狙击手又接连开了两枪,其中有一枪擦过了Jones的脸颊。Jones全力奔跑,突然脚下一空,他掉入了一个早已干涸的下水道排水口的沟渠。“好吧……只能这样了”他摸出腰带上挂着的轻型折叠斧,把锈迹斑斑的铁栏杆砍断,迅速钻了进去,然后躲到了贴近排水口的一面

所幸追兵并没有发现他所在的这个下水道口,他拿出一把细长的匕首,“好了,忍着点,Jones,让我们把它取出来吧”他对着自己说到,匕首贴近了伤口……Jones咬着牙,眉头紧锁,“啊——”弹头被他挖了出来,他无力地靠着墙瘫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新鲜空气。良久,他从内袋里拿出纸包,打开发现里面只是一枚普通的芯片。“你的里面到底装着什么东西” 他对着这枚小芯片喃喃自语到,“无论是混沌分裂者还是SCP基金会都这么迫切地想要得到你……”过了一会儿,他重新拿起对讲机,“希望这次上帝能保佑我吧……”Jones把对讲机调到正确的频道,摁下讲话键:“呼叫基地,这里是Jones特工,收到请回复”

“Jones特工,这里是基地总部,您现在怎么样了”这句回复让他感受到惊喜和希望

“目前身中一弹,弹头已经自行取出并且已经包扎”

“请问您现在在什么位置,我们将派出一支小队来接应您”对方急切地问道

“我在……” 这时,Jones的大脑像触电一样灵光乍现:“不对,你的序列编号是多少?”对方愣了一下,紧接着开始大笑:“不愧是Jones中士,我就知道这点小伎俩骗不了你。我劝你老老实实呆着不要动,这样你还可能有活路可……” ”可恶!” 没等他说完,Jones就愤怒地将对讲机摔在地上,他清楚现在敌人肯定对他进行了定位,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迅速离开这里

夜幕逐渐降临了,皎洁的月光照在大地上,Jones却不得不向森林的深处前进。最令人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他的伤口已经逐渐感染。现在Jones的眼前是一片天旋地转,但他还是尽力向着撤离点的方向跑,他要做的,就是完成他的任务

一束手电筒的光束划破了黑暗,Jones很快意识到他的敌人已经来了,他尽量放轻动作爬上了一颗低矮的树,茂密的树叶为他提供了良好的隐蔽性。果不其然,两名SCP基金会特工赶来搜索这篇区域。换作平常,Jones可以在树上躲一整晚,但这次不同——他感染的伤口不允许他拖延太长时间。Jones深吸了一口气
“看来我只有悄无声息地解决掉这两个士兵,才能逃出生天了”

他这样想着,同时抽出了绑在腰带上的轻型折叠斧。

他用力把那把折叠斧抛出去——折叠斧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完美地击倒了一名特工,另一名特工立刻转过头来,却看到了手握匕首朝他冲过来的Jones,他连忙抬起手中的枪。枪响了,子弹没有击中Jones,但枪声足以把附近所有的特工都吸引过来了。紧接着,一把匕首刺进了这名特工的脖子。

Jones知道枪响会意味着什么,这一声响亮的枪声倒是让他清醒了不少,他赶紧捡起特工的步枪,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去,但是跑了两步,就不得不停下步伐了——在他的面前,是一道小山谷,在那山谷的下面,有一条湍急的河流

没有退路了

此时,他感觉周围异常安静,但正是这样的安静,给他的心里施加了更大的压力。强烈的心跳伴随着伤口的剧痛,让他甚至没有力气保持站立。他颤抖着摸了摸腰带上仅剩下的一颗手榴弹,“如果我没有办法完成任务,那你们就随着我一起下地狱吧!”他在内心狠狠地下了决定。而这时,他面前的树林中却走来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他下意识地用手中的步枪指向男人

“不要那么激动” 戴着面具的男人朝他走来,一边说,一边用手摘下自己的面具——就在面具下的脸完全露出来的那一刻,Jones睁大了眼睛,那惊恐和难以置信的神情,就像是见到了一个已经死去的人,他只感觉到大脑一片眩晕,甚至没有力气再紧握手中的步枪

“师……”一个声音从Jones干裂的嘴唇中传出来,熟悉的声音和体型,让他确定面前这个男人就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人

“枪决胜负,亦决生死”
“该结束了”

就在Jones回过神来,下意识扣住扳机的一刹那,一颗子弹已经穿过了他的胸膛
Jones掉入了身后的山谷

戴着面具的人收起枪,身后跑来几个SCP基金会的特工

“队长,您没事吧?”几名特工急切地问到

“我没事,任务结束了,准备撤退”

他慢悠悠地点燃一支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紧接着吐了出来。在渐渐淡去的烟雾中,可以看到他若隐若现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种释怀,但更多的是忧伤和不舍

夜深了,一切都没有变,月光还是那样的皎洁,森林还是一如既往的宁静

只不过,有几只喧嚣的渡鸦,扑打着翅膀从林间飞过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